要看小说

第16章 .11.22jinjiangdujia

10个月前 作者:千叶桃花

第五二章

李茂自荣城回到帝都,一直住在德妃的栖霞殿中,他已成年又已成家,老是同母妃住在一处自是不像话,皇帝便准他于宫外另建府邸。起初李茂回帝都述职,并未想着在宫中久留,王妃便留在了荣城等他回去。如今他已另建府邸,便想着待王府竣工之日,叫人将王妃一道接来。

话说平哥被李茂“包养”着,李茂在建造中的王府附近另置一小院,专门来安顿平哥。

天寿节当晚,平哥与陈东珠分别后便打算出宫,李茂叫人备了轿子已在丹凤门等她许久了。

“叫王爷久等了。”平哥远远的看见李茂,走近时跟他福了福身子。

“想不到你跟陈良娣竟是旧相识了。”李茂脸上有一丝惊讶,他千辛万苦才找到平哥,没想到她竟是跟他记忆中不一样了。

听道李茂说的话,平哥脸上闪过一抹惊讶,忍不住看了看站在他身边的落枫。他头微微低着,脸上尽是麻子,是个相貌平平的男人,可才刚竟是他一直在暗中监视着她,叫湘王对她的一举一动了若指掌。那她同陈东珠说的那些话是不是也叫湘王知道了,她心下一凛,忽然有一丝后怕,还好没有说些不该说的话,这一次她面上的神色僵硬许多。

李茂见平哥有所动摇,忍不住在嘴角勾起一抹笑容:“你不会是后悔了吧?”

闻言,平哥眼神闪了闪,却最终重又变得坚定起来,她咬了咬嘴唇:“请王爷相信民女。”说着,她又眯了眯眼睛,墨色的眼瞳中闪过一抹锐利的神色:“王爷既已答应了民女的请求,为报此恩,民女赴汤蹈火在所不惜。”平哥一边说着,一边在心底冷笑,说什么救命恩人,她与湘王不过是互相利用的关系罢了,见了陈东珠之后,她心里已有了计较,若是行差踏错一步便是步入万劫深渊,现在她更要时时刻刻认清自己的立场。

“我自是信你的。”李茂拍了拍平哥的肩膀:“以你的本事自是知道该如何讨好一个男人。”

平哥低着头,嗯了一声。

李荇听说李茂在宫外建府之后很是热心,硬是要帮他选块风水宝地,李茂笑问:“太子还懂风水?”

李荇道:“这个会看风水的阴阳先生来不就好了。”

李茂爽朗一笑,随即道:“宅址是父皇选好的,如今已经开始动工了,太子如果好奇,不如随我一看。”李荇自当说好,李茂便即刻动身,带他出宫了。他们去工地上转了一转,随即李茂便将李荇招呼到了附近的别院里。

那处别院本是一向宫中御药库专供草药的草药商人的住处,后来因为贿赂采买司太监被治了罪,家产充公。李茂看上了那房子,便出钱买了下来。附中有一小花园,原本是中了药材的,如今被他叫下人置办一番,已是栽植了各色观赏用途的花草。小花园的布置是费了一番心思的,院中草木一年四时各有颜色,景致瑰丽,叫人心旷神怡。

“想不到三哥是这样附庸风雅之人。”李荇同李茂打趣道。

“我可没有太子会玩啊。”李茂笑道。

二人谈笑间,花园中传来一阵悠扬的琴声,李茂显然未料及此事,眼中很是惊讶,不禁去问落枫:“这是怎么回事,园中怎还有其他人,惊扰太子如何是好?”

落枫俯身下跪:“回王爷的话,想必是王爷此次突然回来,下人未及通知萧姑娘,不曾叫她回避。”

李茂点头:“原来如此。”

李荇只觉得那琴声很是动听,又好似是在哪里听过一般。见李茂如此模样,忍不住同他打趣道:“想不到三哥也是金屋藏娇之人。”

“太子此言差矣。”李茂辩解道。

落枫见太子误会,便解释道:“回太子殿下,湘王殿下曾经搭救过一落难女子,后来见她可怜便安置在此处,只是王爷不常来此处,所以想必萧姑娘也未料及殿下驾到,不曾回避,便惊扰了太子殿下。”

“我一个大男人哪那么容易被‘惊扰’啊?”李荇笑笑,现下他已经被琴声吸引了,可不管湘王是怎么回事了,只央他带自己去瞧个究竟。

在花园凉亭里抚琴的不就是改名叫萧莺莺的平哥,她似是不知院子里尚有旁人,听到男人的脚步声惊觉不妙,赶忙起身欲速速离开,却是被落枫先行逮个正着了:“萧姑娘莫要走了,王爷叫在下寻你过去呢。”

平哥见湘王跟太子,赶忙低头行跪拜礼。

李荇叫她抬起头来,见是她,不禁觉得与之有缘。于是赶忙叫她起身,问她:“姑娘所弹不知是何曲目,本宫听着甚是熟悉。”

平哥见李荇如此说有些惊讶,忍不住看了看李茂和落枫的脸,见他二人面上皆有异色,甚是警觉,于是想了想对太子道:“回太子殿下的话,民女所弹不过是街头巷尾流传的小调罢了,且此前民女在春风馆中做伶人,这曲子亦是馆中姐妹皆爱弹的。”

“你以前是春风馆的?”李荇看平哥的眼睛亮了许多:“我以前常去春风馆的,却不曾遇到过你。”

平哥福了福身子:“民女以前是如意姑娘身边的丫鬟,上不得台面的。”

“哦,不过我后来就没怎么上那去了。”李荇连陈东珠都应付不来,还哪有心思寻欢作乐,且自打去了陈东珠之后,以前陪着自己喝酒的陈旷修便开始看着他了,不许他在去那些乌七八糟的地方胡来。他忍不住摇摇头,陈旷修可真是个称职的小舅子啊。

“我与姑娘甚是投缘。”李荇笑着说。

“折煞民女了。”平哥从来没想过太子是个这样爱跟姑娘搭讪的人,同他说话却忍不住有些害羞,脸颊上烫得慌,头忍不住垂下许多。

“三哥有所不知,我与这萧姑娘此前便有过一面之缘。”李荇将在岸上望见画舫中琵琶女的事情说了出来,就连平哥也觉得惊讶,想不到太子老早就见过她了,她心里亦有一种奇异的感觉,想必这真的就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吧。

李荇又道萧姑娘同陈良娣也有不解之缘,说什么都要把平哥给接到宫里去。

李茂笑道:“既然太子殿下喜欢,为兄只好成人之美了。”说着忍不住看了平哥一眼,却见她始终是低着头的,像是所有的事情都与她无关一般。

李荇与李茂在别院里用了晚膳,期间平哥一直从帮伺候着,弹弹琴唱唱小曲之类的,李荇只觉得日子仿佛回到了从前,像是在春风馆里那般的逍遥自在。

晚上的时候,碧桃得了消息便赶忙来跟陈东珠说:“小姐,你猜谁来了!”

“我哥来了?”陈东珠一脸惊讶,赶忙放下了手里绣了许久,马上就要收尾的“五骏图”,她看太子妃的刺绣师傅自己绣了块顶好的帕子,也想把这“五骏图”绣成帕子,日后随身带着擦擦汗,还能逢人就显摆显摆。

“才不是呢!”碧桃噘着嘴,每当她要爆料什么□□的时候,小姐就从来都没猜对过。她跟陈东珠说:“是平哥姑娘来了,哎,还是被太子殿下带回来的。”

太子从宫外领回来个女人,东宫里早就炸了,太子妃那边,绡儿背地里骂骂咧咧的有些时候了。绡儿听说那外头的女人是认识陈良娣的,想着是陈良娣使了手段,叫自己的姐妹一同入宫来帮她争宠的,心里为董桥感到不值,顺带着又把陈东珠给骂了一遍。

而陈东珠这边,碧桃也怪不高兴的,想着这个平哥姑娘怎的如此不识好歹呢,当初她们小姐救了她一命,她到好,表面上跟小姐亲如姐妹似的,背地里却跟太子殿下勾搭上了。

“平哥是来看我的?”陈东珠心底一片凄然,却还是忍不住要有一丝奢望。

碧桃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忍不住摇摇头。

李荇把平哥给带到了明珠阁,以萧姑娘称呼她,叫她在明珠阁的西暖阁住下,说是陪伴陈东珠的。

“萧姑娘,都说这一入宫门深似海,进了宫就没自由了。在这宫里,什么事都得小心翼翼的,天子威重,一不小心可就是要掉脑袋的。您说您在宫外头,逍遥日子不过,怎的偏往火坑里钻啊!”李荇一走,碧桃说话就酸溜溜的,对平哥态度很是冷淡,甚至还事事针对她。

平哥不与碧桃计较,见她说刻薄话讽刺自己,也是微微一笑,倒是李荇赏过来,伺候她的小丫鬟翘枝儿对此很是不满,趁碧桃转身的时候,狠狠地给了她个白眼。

事实上李荇把平哥接进宫来便没了进一步的动作,他偶尔到明珠阁坐坐也是跟陈东珠说说话,不曾到西暖阁去,也不曾招兴平哥。因此陈东珠虽有怨言,却也不曾说出来过,只是心中与李荇日渐隔阂,她再也不去想在天街上发生的事了。只想着,日后应当步步为营,以保全陈家为首要,若有幸能够出宫那便是更好了。

陈东珠不知道的是,碧桃对平哥意见很大,在她不知道的时候,没少给平哥使绊子,比如往她的床上洒水,在她门口倒垃圾之类的。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