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看小说

第12章 .11.19jinjiangdujia

10个月前 作者:千叶桃花

第五十章

回去以后,陈东珠却失眠了。

她躺在床上的时候,就忍不住想起李荇在天街上吻她的样子,他墨色的眼瞳中满是深情。她看过那种眼神,上一世他看莺良娣时就是这种眼神,她一直知道他是个温柔的男人,只是那份温柔独独用在莺良娣身上,奢侈的不肯给旁人分得一丁点。陈东珠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嘴唇,那上面还停留着男人唇瓣上冰冷柔软的触感,可笑的是,两世为人,与李荇两次结为夫妇,这竟是他第一次吻她。

这是对她来说,一个美的奢侈的,难忘的吻。

“啊!”她害羞了,抱着被子在床上打滚。

“小姐,您怎么了?”碧桃单脚蹦过来,看陈东珠脸红扑扑的,不会是发烧了吧。

“你别理我,让我死一死先。”陈东珠用被子蒙着头,更加害羞了。她的心雀跃着,这个世界的一都变得那么美好。

第二天一早,陈东珠听见太子妃的寝宫里有动静,便搬了个小板凳,坐在廊上看热闹。明珠阁跟太子妃的寝宫遥遥相对,中间只隔了两道走廊和一处假山。她看到太子妃那边来了个陌生女子,女子穿着颜色淡雅的月白袍子,脸上覆着一块不透光的白纱,乌油油的头发规整的盘在脑后,走起路来一跛一跛的,像是腿脚不大便利。

“碧桃,那是什么人呐?”陈东珠没想到太子妃那样身份显赫的人竟还有这样跛脚的朋友。

碧桃也不知那女子是谁,只听说是从宫外请进来的什么刺绣师傅。说是太子妃想在天寿节上将自己亲手制作的绣屏送给皇帝陛下,那位女师傅便是来指点技法一二的。

“刺绣的师傅?”陈东珠总觉得哪里怪怪的,怎么这些大家闺就那么秀钟爱女红呢,她那死去的表妹梁月焉也是很爱淘弄这些东西。

一想到梁月焉,陈东珠眼皮直跳,总有种不详的预感。她起来,往太子妃那走,碧桃连忙把她叫住了,可怕她出去惹事了。

“我不是去找麻烦的,就是觉得那个女师傅怪怪的,我去看看热闹。”陈东珠拍了拍碧桃的手,为了让她放心,出门时还特意带了两个小宫女。

她到太子妃殿上时,那带着面纱的女师傅正在看董桥画出来的图样,她手指了图样上的几处,似是提了些修改的意见,陈东珠也看不大懂。太子妃殿上的宫女见到陈东珠一一行礼问安,那女师傅见到她微微一愣,乌黑的瞳仁里闪过一抹惊讶,随即跟着诸人一道躬身行礼,道了万福,她说话的嗓音却犹如一把割过岩石的锯子,坚硬而沙哑。

陈东珠也弯了弯腰,跟太子妃道了声万福,抬头时看见绡儿那个小妮子已经将图纸收起来了,就好像是怕她偷看一样。她忍不住冷笑一声,随即开口道:“这位姑娘是?”

董桥给陈东珠一个大度的笑容:“湘王殿下知道本宫想学刺绣,便举荐了个师傅过来。”

“哦?”陈东珠挑眉,她一直以为湘王跟她走得近是因为他们都是练武之人,意气相投,没想到他跟太子妃也很热络呀。她忍不住想起在芙蓉山围场中看到落枫的事情,湘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,她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……

陈东珠看着那女师傅,见她目光闪躲,不愿意正眼看她,似是鬼鬼祟祟,于是问她:“不知这位师傅师承何处啊?”

那女子福了福身子:“回良娣娘娘的话,小女子是自学,不曾拜过师傅。”

“那可真是厉害了,佩服佩服。”陈东珠总觉得这女子举手投足间细微的小动作很像梁月焉,于是她问:“湘王殿下举荐过来的人,自然是了不起的,不知姑娘可会双面绣呀?”

“民女不会双面绣,只听说双面绣是南边的绣法,民女却是居住在西北地区,家乡的刺绣多采用兽类毛发或是鸟类羽毛,与南边用丝线刺绣的方式是不一样的。”

用兽类毛发和鸟雀的羽毛来刺绣,陈东珠可是闻所未闻,一下子被那女师傅给勾起了好奇心,问她要绣品看看,那女师傅的手帕子就是自己绣的,陈东珠借来一看,帕子一角上绣着的是一只蜂鸟于花中取蜜的图案。那鸟身上的羽毛翠绿翠绿的,变换不同角度看时能呈现蓝色的光泽,陈东珠啧啧称奇:“这是什么鸟啊,怎么这么小。”

“那是蜂鸟,是我家乡古老传说中的鸟。”一说到蜂鸟,那女师傅的眼中忍不住闪过一丝柔和的神情来。陈东珠仔细的看着她的眼睛,确信她不是梁月焉,梁月焉怎么会认得什么蜂鸟呢,她也觉得自己太过紧张了,李荇说沙鸡营那边来信了,梁月焉在半路上就害了瘟疫死了,她又怎么会站在这儿呢。

天寿节时文武百官为皇帝陛下祝寿,盛大的祝寿朝拜典礼在宫中的集贤殿中举行,陈东珠按座次坐在李荇左侧,太子妃居于右侧,她在诸位大臣中也看到了自己父亲的身影,远远地看着他,觉得他老人家精神矍铄,她心里倒是安慰极了。

太子在桌案下握住陈东珠的手,陈东珠忍不住侧着脑袋看看他,太子与她相视一笑,她从他眼中感到宠溺与爱意,又觉得这一切似乎太过顺理成章水到渠成,竟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真实。

集贤殿的山楼里有教坊司的乐人模仿百鸟名叫之声,大齐尊崇凤凰,皇帝陛下生辰营造百鸟朝凤之势,陈东珠若不是看到山楼里的人,定会以为真的会有鸟雀从天边飞来。乐声奏毕,百官向皇帝陛下谢恩之后落座,另有四名侍从,分立两侧廊下,负责看盏御酒。教坊司的乐官坐在山楼下的彩棚里,为跳舞的艺人奏乐。

皇帝需向百官赐酒,以示恩德。第一轮酒后,乐官奏乐。第二轮酒后,献艺者歌唱,唱曲祝寿。第三轮酒后,舞姬献舞。酒过三巡,李荇已是微醺,不能再饮。陈东珠劝李荇不要勉强自己多饮,叫他身侧服侍之人,将他桌上酒水换成茶饮,其后第四轮酒,直至第八轮酒,太子皆以茶代酒。

第八轮酒是最后一轮,百官饮尽杯中之酒,民间艺人进场献艺,表演各具特色的踢瓶、跟斗、折腰、倒立之类的民间百戏。陈东珠看着那上竿的少年,着实在心底为他捏了把汗,生怕他摔着了。

李荇见陈东珠看的认真,问她:“你喜欢看这个?赶明我带你出宫去‘彩云间’看,他们的杂耍才好看呢。”

“我到不是有多喜欢,只是觉得他们练功很不容易。”陈东珠晓得台上片刻,需台下几十年功夫,这跟她们习武之人常年练武一样,冬练三九夏练三伏,吃得苦中苦,方能成为人上人。

她跟李荇谈话间,那些艺人已是表演完毕,响亮的喊了好听的祝词之后,开始有序的退场。陈东珠记得,上一世这寿宴到此便结束了,可眼下教坊司的乐官却是依旧在徐徐奏乐。忽的,彩棚里的乐声停止了,另有五十女子穿劲装入场,手中提着各色乐器,在场中形成一个不大不小的矩阵。女子们落座之后,在司乐的指挥下开始演奏乐曲。那些女子手中所持乐器与众不同,不似大齐本土的乐器,需用拨片弹拨,乐声却是慷慨激昂。少顷,又有五名女子步入场中,她们身穿刃甲,面上带着狰狞的青铜面具,腰悬宝剑,身姿英武。乐曲达到高/潮之时,五名女子拔剑而舞,一曲剑舞气势磅礴。

“好!”陈东珠忍不住跟着众人一起喝彩。

这正是湘王为皇帝陛下准备的礼物,德妃见皇帝龙颜大悦,不禁为儿子感到高兴。剑舞后,湘王道,这些女子演奏的乐器是西北荣城达达族的乐器,常为马上演奏,声音铿锵动人,乐曲气势回肠。他又言,那些演奏乐器的女子具是从皇都选出的顶尖乐手,各人皆是乐家名角。众女齐齐道“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”,其后一一上前献上祝词,令人意外的,各女皆出口成章,五十人所言之辞竟无重复。

陈东珠看着缓缓走上前的女子,听到她开口道:“民女萧莺莺,恭祝吾皇……”

萧莺莺?

陈东珠手中的银著落在地上,她双目瞠大,不可思议的看着场中向皇帝拜寿的女子,她的祝词繁琐复杂,她听不懂,而此刻大脑已被萧莺莺三字所占据,更是听不见她后面说什么了。

最重要的是,当那萧莺莺转过脸的一瞬间,陈东珠看到她的脸,只觉得周身血液立刻便凝固了。四周仿佛静得出奇,她什么也听不见,什么也看不见,浓密的黑暗包裹着她。然后一道生硬的白光劈向她的眼睛,眼前一阵刺痛后,她看到平哥站在她面前,口口声声道:“民女萧莺莺……”

“你怎么了?”李荇见陈东珠脸色不好,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。顺着她的目光一看,不由的也呆住了。

那女子,不正是他当初想要找的,却怎么也找不到的琵琶女吗。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