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看小说

第16章 .11.18///家/发/表

10个月前 作者:千叶桃花

第四九章

“陈东珠,给本宫、出、出来。”深夜时,李荇站在明珠阁外高声喊陈东珠的名字,其实他本想说“陈东珠,给本宫滚出来”的,但一想到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,觉得那样说太煞风景了,便临时改了口。

“又干什么,你烦不烦啊。”正常人会在半夜里鬼哭狼嚎吗,陈东珠就觉得李荇干不了什么好事,一脸不耐。

李荇没说话,想着这会你就觉得本宫“烦不烦”,一会有你乐的时候。他见她仍穿着骑装,正好这身衣裳便于行动,便拉着她叫她跟自己一道走。

陈东珠不知李荇要做什么,张了张嘴,最终却也没说什么,也没挣脱。

她跟在李荇身后走,李荇抓着她的手,她常年习武,手心里是薄薄的茧,手掌却意外的瘦小,像个孩童。她感觉到自己的手完全的包裹在男人宽大的手掌中,她的小手像一只雀跃的小鸟,不安分的在鸟笼里挣扎。她活两世,这并不是太子第一次牵她手,她却觉得如此扭捏,手心里不可抑制的冒出汗来。她越来越紧张,越紧张就越冒汗,如此恶性循环,她真怕李荇发现她手出汗了,万一他笑话她怎么办。她忍不住又看一眼随侍一旁的小起公公,他低着头走路,眼观鼻鼻观心,似乎没有注意到她和太子之间是怎样的。

陈东珠没由来的有些心慌,她感觉到自己的心狂跳不已,就好像胸腔里揣了一只小鹿。

他们手牵着手走了很远的路,穿过平安门,又穿过麒麟门,最后走到天街上。

天街宽有两百步,两边有御廊,现下夜深了,御廊里没人,白天的时候小商小贩在那里售卖自己的商品。因为天寿节的原因,天街两侧的御廊上挂满了祈福的灯盏,灯盏具是那些百姓自发制作的,可见当朝皇帝陛下深受百姓的爱戴。陈东珠用手抚弄着其中一只花灯,想着这些手艺人怪心灵手巧的,做出来的灯盏竟也是活灵活现的。

天街两侧御廊前头是两道由砖石砌成的御沟流水,沟中水流清澈见底,里面栽种了睡莲,御沟近岸处种的是桃李之类的果树,此值初秋,果树上的缤纷落了只剩一树青碧,沟渠中的睡莲却仍是盛放的好时候,红花碧树交相辉映,沟渠的淙淙流水中倒影这陈东珠模糊的影子,如同画卷一般。

李荇忍不住牵起嘴角,他远远地看着她在笑,他终于知道自己是有多么的中意她。多年以后,他仍旧觉得那个夜晚不可思议,他竟爱上一个他以为自己会很讨厌的女子。

“哎,李荇,你看这个像不像一串王八。”

小起公公在一旁听到,没忍住,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“……”李荇觉得陈东珠千万不能说话,一说话她粗俗的本质就暴露出来了,他又忍不住想起在芙蓉山围场中那个骁勇的女子,若她是像寻常女子那般的莺声细语,或者若是在围场中陪着他的是太子妃董桥,现在他已经死了吧。

他走到陈东珠身边,见她看的是个青灰色的纸灯,三只乌龟重叠在一起的模样:“这是福禄寿三代龟,代表健康长寿的,才不是一串王八呢。”

陈东珠看了看李荇,她怎么觉得做那灯的人像是在骂他们一家子都是王八呢。当然,这话她没敢说。

李荇带着陈东珠走在天街的灯海中,等到天寿节的时候,这里必定人山人海,他想带她单独至此,想让她提前看到这夜色中的美好,这将是属于他们俩的美好回忆。

陈东珠上一世里已经见识过天寿节时人潮涌动的天街夜景了,此时再看那些灯光,虽是觉得夜色甚美却没有什么新奇的感觉。她的心思反倒是放在李荇的身上,她走路时心不在焉,一直在想一个问题,他为什么要带自己来这里看夜景。

陈东珠一直在跟自己较劲,她隐约觉得李荇好像是对她有那种男女之间的好感,却又觉得难以置信,他不是喜欢莺莺的吗,怎么能看上她呢。让她一直想不通的就是,上一世中这个时候莺莺早已登堂入室,而今李荇却压根就没认识她呢。她仔细思考,想着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。

李荇跟莺莺是在春风馆里认识的,可自打成婚以来,李荇就没再去过那个地方。陈东珠一拍大腿,坏了,李荇不到事发地点去,怎么促进事情的发展呢?

她侧头,神色怪异的看着他,犹豫很久,讷讷开口道:“要不咱们再去春风馆逛逛?”

“……”李荇惊讶不已,他忽然想到自己与陈东珠第一次见面便是在春风馆的后墙,她把他狠揍了一顿。碧桃不是说她仰慕他多年吗,那她为什么看到他还要动手粗暴的打人?于是他问她:“本宫在春风馆外第一次与你见面时,你为什么动手打人?”

陈东珠想了想:“谁叫你摸我的,我以为是臭流氓呢。”

“那刚成婚时你为什么又打我,本宫可是太子!”

“你看你那德行,多找打。我跟你说啊,你现在惹毛了我,我照打不误。”陈东珠比划比划拳头,一脸凶相。

李荇忍不住蹙眉,真是大煞风景,此时良辰美景,氛围多好啊,正常夫妻手牵手出来逛,你侬我侬的,说不定就搂到一起了,在看陈东珠,横眉瞪眼的,还跟自己的丈夫比划拳头。

其实陈东珠心虚着呢,她就是觉得眼下氛围太过微妙了些,若是李荇说一些叫她措手不及的话来,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好怕自己懦弱起来。于是,她故意装出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,故意惹他生气。

天街宽阔,仿佛一眼望不尽头,陈东珠不知道他们还要这样漫无目的走多久,她心里有点发慌,步子略快一些,走在前头。李荇走在她身后,自打她结束了对话之后,他便一直沉默不语,即便这样,她却无论如何也不敢回头,不敢看他的脸,哪怕继续这样走下去。

忽然,李荇一把抓住陈东珠的手腕,她整个人猝不及防的往后一仰,身子一旋,径直跌进带着她熟悉的气息的怀抱,一个吻轻轻的落在她干燥而冰冷的嘴唇上。

陈东珠大脑一片空白,脑子里只剩下嗡嗡的耳鸣声,她觉得脸颊*辣的,全身的血都往脑袋上涌,头就快爆炸了。刚刚发生了什么?她不敢相信,大脑中却又一遍又一遍的闪过那个灼伤她的目光,叫她不敢直视的画面。她怔怔的睁着眼,看着他的脸猛然的靠近,她就要陷进他幽深的眸子中。

她仿佛失去全部的力气,顺势抱着他,将自己的全部重心倚在他的身上。上一世的记忆却如潮水般袭来,将她完全淹没,她看到秋梧宫中的落叶,看到封后大典铺在地上的红毯,也看到悬在房梁上的白绫,她那么悲伤。

李荇抱着陈东珠,轻轻地吻着她的嘴唇,他的心悸动着,剧烈的跳动着。仿佛感受的怀中小小的人儿在轻轻地战栗,他这才松开她。他想他是不是吓到了她,其实他也吓到了自己。拥抱的一瞬间他才感觉到胸腔涌动的情绪,仿佛不受控制一般,想要将他炸裂一般,他才鬼使神差的吻了下去。

他低头看着陈东珠,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,想是在看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,她这样看他,他却有些不好意思了。下一刻,她竟哇的大哭起来,她的哭声那样惊骇,让他一时间乱了方寸。

陈东珠一边哭嚎,一边伸手打李荇,拳头锤在他胸口,却让他觉得不疼不痒的。她眼睛眯成一条缝,鼻涕泪水混成一团,嘴里说的话含糊不清:“讨厌,你根本就是个坏人,你骗我,你为什么要杀我……呜哇……”

“……”李荇听不懂陈东珠在说啥,她是太害怕了开始冒胡话了吗。他又把她搂进怀里,紧紧地护着她,无论是什么样的女孩,在爱情面前也会变得不堪一击。

陈东珠知道,她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已经瓦解。这个人是上天赐给她的,无论她将自己的城池武装成什么模样,所有的防御都在他看似不经意的进攻前土崩瓦解。她一遍一遍的提醒自己上一世死的是多么的凄凉,心底却有另外一个声音告诉她,这一世不一样了,没有莺莺,没有人能伤害她了。

回宫的路上,李荇搂着陈东珠,问她:“你哭什么?”

陈东珠对他翻了个白眼,指了指他的嘴巴,又指了指自己的嘴唇:“你这是喜欢我的意思吗?”

李荇点头。

陈东珠深吸一口气,随着吐息,肩膀一耸一耸的:“那你以后会对我好吗?”

“嗯。”李荇抓紧了她的手。

“那你会对我的家人好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、那你不喜欢我的一天,可不可以不要……”陈东珠又想哭了。

“你傻啊?”李荇打断了陈东珠的话,这样患得患失的,一点都不像她。他觉得今晚的她与以往有些不同,她看上去依旧稚嫩懵懂,可眼中的悲伤却是那样真实,让人忍不住觉得她仿佛经历了许多。

她蹙眉的样子,很惹人疼惜。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