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看小说

第16章 .11.18///家/发/表

10个月前 作者:千叶桃花

第四七章

回宫的途中,李荇心情还不错,给陈东珠讲一些芙蓉行宫的事情呢,比如说那里的十几座温泉,其中有一名唤美人汤的,据说有养颜美容之效,后宫妃子皆争抢在美人汤里沐浴一番。陈东珠对这个话题并不感兴趣,上一世她久闻美人汤之名,没有参加秋狝,却是去芙蓉行宫泡温泉了,结果因为有她在,身为妾室的莺良娣受到了几个没眼色的下人的排挤。

莺良娣受辱完全是芙蓉宫奴才见风使舵胡乱拍马所致,那几个奴才居于芙蓉宫中,对皇宫里的事情不得而知,有哪知道太子东宫里,太子妃不受宠良娣受宠,太子妃不是真主子,良娣才是真主子。他们只是想拍陈东珠的马屁,没想到却是连马都给挑错了。

陈东珠对奴才刁难莺良娣的事完全不知情,她在池子里泡着,莺良娣连屋子都没进去就回了,两人都没打个照面。太子狩猎回来身负重伤,听莺莺身边的下人在一旁哭诉,勃然大怒。那时陈东珠见太子来找自己,心里还挺高兴的,以为他带伤来看望自己,没想到却是来罚她的。

太子画地为牢,将陈东珠拘禁在美人汤十日之久,想着你不是喜欢泡温泉吗,那你就在温泉宫里蹲着吧,让你泡个够。陈东珠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对着美人汤发呆,整日以泪洗面,都快再哭出一座温泉了,她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太子竟是如此厌恶她。

“别说了!”陈东珠收回思绪,猛然打断李荇的话,车厢里安静下来,她这才发现李荇莫名其妙的看着她,一脸懵逼装。

良久,陈东珠问他:“倘若我要泡温泉,却冲撞了你心爱之人,你会因此迁怒于我吗?”顿了顿她又问:“会不会把我关在温泉宫?”

“……”李荇依旧一脸懵逼装,眨了眨眼睛,说道心爱之人,他不禁心下一动,他会遇到一个能够视为“心中挚爱”的女子吗。他不知道陈东珠为什么那样问,但大体上听出来她话里的意思,无非就是问他,若是她因为温泉犯了错,他会不会责罚她罢了。他有些想笑,她入宫以来,所犯下的大大小小的错处,哪一件比泡温泉小了,他又因哪一桩事惩罚她了。他忽然觉得,自己将来也许做不了明君了,陈东珠定是那个魅惑君心,叫他一次次姑息的奸佞小人。于是果断的摇头:“不会。”

陈东珠撇撇嘴,哼了一声,这话没信服力,有本事站在莺良娣面前说啊。

眼看七月的尾巴一点一点溜走,司天台的官员宣布七月之后将迎来下一个七月。

这一年是闰七月。

皇帝陛下生辰为闰七月初九,天子诞辰是普天同庆的节日。只因陛下诞在闰月,实为罕有,诞辰便定为天寿节,初有历博士建议将天寿节时间改为每月七月初九,即可年年相庆。可惜皇帝陛下不喜铺张,这天寿节变成了闰七月才有的,十几年一度的“节日”。

陈东珠上辈子活得不长,也就赶上那么一次天寿节。她在宫里混的不好,太子特别讨厌她,她每天闷闷不乐的,但天寿节那天,宫中热闹欢腾的光景仍旧成了她脑海中最美好的记忆。以至于她垂死前,脑海中闪过的仍是天寿节那一天的记忆片段。

天寿节时,老百姓家家点长明灯,为陛下向天祈寿,期盼明君圣主寿与天齐,为天下百姓带来福音。夜晚时天街上张灯结彩,竟比上元灯节时还要热闹非凡。宫中更是丝竹管弦之声不断,样貌较好的舞姬穿着七彩的羽衣,在欢歌笑语声中不停旋转,她们在最美好的年华里盛放,生命的火焰仿佛永远不会熄灭,那样的皇宫由于一副奢华的盛世绘卷。

那一天李荇对陈东珠特别好,额,只她认为他特别好吧。也许是因为天寿节的原因,李荇不想被不开心的事情乱了心境,对陈东珠也格外的宽容,宴饮之后,挽着她的手登上城门楼,看皇都的夜景。她侧头看着他的脸,绚烂的灯光之中他的脸难得可见柔和之色,她虽然看不见自己的表情,但知道那一刻她的眼、她的嘴角都一定是笑的。那时候她第一次奢望,假如这时间能就此停住该有多好啊。

其后回东宫时,他依旧总是寸步不离的守在莺良娣身边,再也不来见她。她曾一度怀疑那一晚的真实性,后来才无意中从莺良娣身边的下人口中得知,莺良娣位份低下不能赴宴,太子不能守在莺良娣身边,怕太子妃会不利良娣,这才变着法的寸步不离的守着太子妃了,其实不过是为了监视她罢了。

陈东珠真想哭,她自以为是的美好,撕开真相之后竟是如此惨淡。

“小姐,天寿节时,咱们给陛下献什么礼啊?”碧桃一边给屋子里的摆件擦灰一边回头跟陈东珠说话,见她竟是坐在桌前倒腾先前没绣完的“五骏图”,正飞针走线呢。

陈东珠眼都不抬一下:“我是良娣,那样大的场合去不上吧?”她记得上一世莺良娣就没去上,她心里还不高兴好久,一直跟李荇耍小脾气呢。她那时候真羡慕莺良娣,还能跟太子使使小性儿。

“我的小姐,您怎么就去不得了?您是大将军的掌上明珠,是太子殿下厌翟车迎进来的良娣,怎么就去不了呢……哎呦!”碧桃一时激动,也忘了擦灰了,把手里头还没来得及放好的摆件给摔了。那摆件是头白玉大象,陈东珠入宫之前陈夫人上相国寺里求来的,因大象灵性,又是陈东珠本命佛普贤菩萨的坐骑,陈夫人便求来这么一尊开了光的白玉宝象来保佑陈东珠平平安安。可碧桃跟陈东珠说话光顾使劲了,把大象给掉地上了,径直砸自己脚背上,疼的哎呀一声。

那宝象可是摔不得,碧桃赶忙捡起来,仔仔细细的看,这宝象好像挺结实的,连个缺都没摔出来。碧桃嘀咕一声,幸好咱脚背肉厚。

“砸脚了吧,摔坏了没啊?”陈东珠知道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,倒是挺心疼碧桃的,去看她的脚,把她袜子一撸下来,碧桃的脚背立马肿起来了,皮下颜色瘀紫,看上去甚是可怖。

“哎呦,伤的不轻。”陈东珠请了医女来给碧桃看脚,可把碧桃给感动坏了。

医女一瞧,说碧桃脚背上那是钝器击打造成的皮下血肿,数日之内不便行走,宜卧床休息,服用消肿祛瘀的汤药方可好转。

“都不能走路啦,这么严重?”碧桃小嘴撅着,眼睛都有点湿了,老实说被医女这么一说她倒是有点害怕了,今后会不会成了小瘸子啊。她握着陈东珠的手,哭唧唧的说:“小姐,奴婢今后若是瘸了,也还是你的好奴婢,也还要伺候你。”

医女看着碧桃的眼睛道:“其实不严重,一定不会瘸的,多休息些时日方可恢复,姑娘近来不要做体力劳动。”

“哎,我知道了,谢谢您啊。”碧桃连连道谢。

“小姐,您倒是说说,咱们给陛下献什么礼啊?”医女一走,躺在床上养伤的碧桃又开始为陈东珠操起心来了。

其实为天寿节献礼之事苦恼的不止她一人,太子妃董桥也是绞尽了脑汁,她给家中去了信,请求父亲帮忙。说来也巧,因吏部尚书保举的滇南总督赈灾救民之事立了大功,皇帝陛下称其知人善用,如今董大人已是官居宰相之职,府上可谓是扬眉吐气。

如今董魏官运亨通,如日中天,皇后欲拉拢董家,见太子最近与陈东珠走的颇近了,便时常提点他,要他“雨露均沾”,不能冷落了太子妃。

事实上李荇的雨露可谁都没沾,他倒是想“沾沾”陈东珠来着,但他要是对她稍微有点“非分之想”保管被打的鼻青脸肿,这脸都破了相了还哪敢见人,他也不敢上董桥那边去丢人现眼,所以两头都给“冷落”着呢。

一想到陈东珠对自己不温不火的态度,李荇真是一肚子的委屈,他知道陈东珠跟他保持距离是因为她还惦记着要跟他和离。这女人可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,还想着保持完璧之身出宫另嫁他人。有好几次与她面对面交谈时,李荇都想告诉她,他已经反悔了,非但不想把她赶走了,还就想跟她好好过下半辈子了。可那女人不识抬举,总是三言两语气得他要爆炸,他也是火爆脾气,真不能硬忍着气来哄人。

眼看天寿节将至,宫中教坊司已经开始召集各妓家名手一起排练舞蹈乐曲,李荇偶然路过天街时看到百姓已经在天街两旁挂起了祈福的灯笼,夜幕降临天街之上灯火通明,宛如仙境。宫中各司亦开始制祈福灯了,李荇特意取了一盏拿来给陈东珠玩,觉着她可能会喜欢那些小玩意。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