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看小说

第四五章 秋狝(8)

10个月前 作者:千叶桃花

第四五章秋狝(8)

李茂从营帐出来,正好遇见陈旷修。

陈旷修本在宫里当差,太子失踪时,他领了圣旨,被从京城调来协助寻找太子,这还没等出手,太子已经被韩漓月给找回来了。他听说太子负伤便前去探望,特意避开了人流,竟和湘王不期而遇。

李茂视陈旷修为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,几欲将其引为知己却无疾而终,他一直认为是时机未到,眼下这期盼已久的“时机”却是终于来了。他大步走上前去,与陈旷修打招呼。陈旷修对他一抱拳,他亦对湘王在荣城的英雄事迹有所耳闻,对他很是钦佩。

“陈大人是要去看望太子吗?”李茂问道。

陈旷修颔首:“正是。”

李茂笑笑,又道:“也是巧了,良娣娘娘正跟太子在一处。”

“东珠也来了?”

李茂想了想,嘴角带着笑意对陈旷修道:“说来也巧了,良娣娘娘想来见识见识这一年一度的秋狝,可是太子偏偏不想叫她来,娘娘也是性子倔强之人,见央求不成便自寻他法。恰巧小王的随从负伤不能来此处,小王便擅自做主叫娘娘乔装打扮一同来了。如此,便是小王鲁莽了,还请陈大人海涵。”

如此,确实大胆,陈旷修忍不住用一脸惊讶的表情去看李茂,随即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,向李茂又拱了拱手:“下官失仪了,请湘王殿下赎罪。”

“哎,哪里哪里。”李茂拍了拍陈旷修的肩膀:“陈大人思念家中姊妹,如此兄妹情谊真是羡煞旁人。”

陈旷修咧开嘴,爽朗一笑,不禁被湘王的气量所折服,心里又为即将能见到小妹而感到高兴。他决定见面了好好问问她,比如在宫里住的可还习惯,有没有想家,太子对她还像从前一样好吗?

两人一道没走几步,天空中电闪雷鸣,降下倾盆大雨,李茂命随从取了雨伞过来。他二人打着伞走路,雨势越下越大,不一会便打湿了裤脚。走到太子营帐外时,只听里面传来太子盛怒的声音:“你给我滚!”

“滚就滚,谁怕谁啊!”紧接着是陈东珠的喊声。他俩显然是在吵架,喊声一阵高过一阵的,若不是外头还打着雷,估计连皇帝陛下都要被惊动了。陈旷修不禁有些担忧,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时,陈东珠却是猛地一掀帘子跑了出来,她仍穿着先前的脏衣服,见下大雨了,抱着脑袋往外冲,路也没看清一头扎到陈旷修怀里,她没抬头嘴里嘀咕一句:“不好意思啊。”就要闪身继续往前冲。

“良娣娘娘,您看看这是撞着谁啦?”李茂嘴角带着笑,拍了陈东珠一下。陈东珠一听是李茂的声音,这才抬头看,竟是看见自家大哥跟李茂在一起。她心里暗叫糟糕,真是千算万算百密一疏啊,赶忙拉着哥哥往一边去,小声问道:“哥,你怎么跟三王爷在一起啊。”

“下这么大雨,你也没有伞,想往哪跑?”陈旷修脸色不太好,他就偶尔来看望那么一次,就撞见太子对东珠发脾气了,相比他二人平日里便也是这么个相处模式,他摸摸陈东珠的发顶,她头发被雨淋湿了,他心疼妹妹:“太子对你不好?”

陈东珠挠挠脖子:“这跟好不好没关系,其实吧不像你想的那样。”

“那是怎样?”陈旷修问。

“啧。”陈东珠砸吧一下嘴,她不太好意思直接说啊。

其实就是她侧腰上有个伤口,李荇想要给她上药来着,她觉得还要脱衣服怪麻烦的,而且他俩虽然是夫妻,这一世却没有夫妻之实,她以后还打算想办法摆脱他的,就这么当着他面脱衣服感觉怪怪的。可李荇不这么想啊,他死也想不到他的小妾非但不怕他还要甩了他,他还以为陈东珠就是随便使使小性子之类的,上手拽她衣服,这下好了脑子里只有一根筋的“熊女”东珠生气了,抬胳膊照着他脑门儿就是一拐子。屋里还有小起公公呢,太子觉得自己面子里子都撕破了啊,于是就只能扯脖子狂喊,叫陈东珠滚了。陈东珠觉得自己一点都不理屈,还跟太子犟嘴呢,把他骂了一顿也扬长而去。

陈东珠一走,李荇就有点后悔了,外面还下着大雨呢。

“唉,外头的雨这么大,娘娘可别在着凉了。”小起子公公逮准时机就补刀。

李荇瞪了小起公公一眼,拿了个伞正要出去找陈东珠,却见门帘子一掀,湘王跟陈旷修进来了,陈东珠正跟她哥哥身后头呢。他忍不住瞪了陈东珠一眼,寻思你这会儿就找着两个帮手了?他把手里的雨伞往身后藏,要是被那女人知道他先“认输”了,那多没面子。

“太子殿下面色红润,说话中气十足,想来已经无碍。”陈旷修刚说完,就感觉到陈东珠在后头拽他衣袖子。

李荇诧异的看了陈旷修一眼,这家伙怎么了,说话怎么阴阳怪气儿的。

“小妹虽然鲁莽,但此次行动中救驾有功,微臣希望太子殿下能念其功劳,饶恕她的无礼。”陈旷修说话硬邦邦的,别看他平时顶温和的,其实继承了陈廷陆将军的倔脾气,是个倔劲一上来十头牛也拉不回的主。

陈旷修态度强硬,全是以为小妹在宫中受了欺负,可事实恰恰相反,关起门来的挨打的人是李荇,陈旷修说的话他想反驳却觉得很没面子。李荇怒极,因湘王在一旁又不好把话说的太明白,只冷脸道:“陈兄何出此言,东珠虽姓陈,却是我的良娣,出嫁从夫,陈兄管的未免宽泛了些。”

“哎呀,你们说什么呢,不要讨论我的事啊,我允许你们说了吗。”陈东珠见自家哥哥跟太子那剑拔弩张的架势就觉得要出事,若是哥哥被太子惹恼了,湘王从旁一拉拢,他可不又上了贼船,她已经知晓谁才是最后的赢家,此时千万不能叫哥哥站错了队,稍有不慎便是要掉脑袋的啊。于是她谄媚的给李荇敲敲背:“太子殿下别生气哈,都是误会,误会!”

李荇嘴角抽了抽,对陈东珠翻了个白眼,这祸可是因她而起,她还好意思装局外人。想想之前的那些,这叫什么事啊,他可真是热脸贴人冷屁股,没趣得很。

“既然无事,陈兄请回吧,本宫要歇息了。”李荇心情不佳,开始下逐客令。

陈旷修深深看他一眼,没再说话,拉着陈东珠一道走了。

外头仍旧下着雨,陈旷修跟陈东珠打着一把伞,陈旷修见陈东珠怀里抱着一叠衣服,虽是崭新的却是太监服制,见她身上穿的旧衣服也是太监服制,这才想起湘王说的乔装改办一事。于是斥责陈东珠道:“你怎么乔装出宫,若是被有心之人发现该怎么办?”

“哥,想不到你是这种畏首畏尾之人。”陈东珠撇了撇嘴:“再说了,我这不是没被人发现吗?”

眼见哥哥问道这了,她又继续道:“太子知我身份不便,想留我在他的营帐里,可是我不想在那,所以他才发脾气。”陈东珠顿了顿,她觉得李荇对她也就那样吧,好像这次从芙蓉山回来,对她态度确实比以前好了,可是像现在这样跟自己的哥哥撒谎,非要说什么夫妻恩爱和美之类的话,她真是恶心的鸡皮疙瘩都往外冒了。她忍着恶心,又继续说:“其实太子也是想关心我,你也知道我是什么性格,一张嘴就爱得罪人,真没办法。”

“太子若是对你不好,你要和家里说。”陈东珠说完,陈旷修的脸上仍旧满是担忧。

“他对我怎样,我自是比你们清楚。”陈东珠撇了撇嘴:“哥,咱们陈家儿女可就是讲究个‘义’字,太子对你有知遇之恩,你千万不能背叛他。”陈东珠话说的很明白了,在暗示陈旷修,将来不要背叛太子。可现下陈旷修是听不大懂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了,咧着嘴跟看着怪物一样的看着她。

令陈东珠万万没想到的是,她回到住处,原本那些嫌弃她是太监身份的宫女们立刻殷勤的围了上来,起先她还以为她们是知道她救了太子是个大功臣而来拍马屁的呢,谁知那为首的宫女一开口,竟差点叫她喷了。

只见那宫女双手环胸,站在她面前道:“你怎么才回来啊,上哪去啦?是不是一直跟湘王殿下在一起啊?姐们儿就知道你小子跟王爷的关系不一般。”说着,那宫女猛地弯下腰来,脸凑到陈东珠近旁,陈东珠怕她靠太近发现自己是女儿身,连忙往后躲,宫女还以为她害羞,一把按在她肩膀上,挤挤眼睛:“你就是老实说吧,湘王殿下是不是好那口啊,你是不是他的……”宫女说一半不知声了,掩唇“嘻嘻”的笑了起来。

“……”陈东珠一脸木然。

这位姐姐湘王到底好哪口啊,我又是啥啊,您把话说清楚啊!

陈东珠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