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看小说

第四一章 秋狝(4)

10个月前 作者:千叶桃花

第四一章秋狝(4)

陈东珠一夹马腹在林中驰骋,她身影距离李茂越来越远,眼看就剩下一丁点儿了。黑衣人躬身跪在李茂马下:“王爷,陈良娣走了。”

李茂望着陈东珠消失的方向,淡淡开口道:“跟着她。”

黑衣人得令,迅速消失在芙蓉山广袤的森林里。

陈东珠不知道李荇身在何处,只循着最初听见爆炸声的地方找,她一边找一边喊李荇的名字。她看到那片发生爆炸的区域中一片狼藉,一人要粗的大树被拦腰炸断,歪斜的横在地上,附近的人皆受到牵连,有的身负重伤躺在地上痛苦的呻/吟,还有的只能依稀分辨出残肢断臂。陈东珠看到地上躺着的被炸死的马匹,那马身上已经焦黑,空气中弥漫着烤肉的香味,马颈上缠着被烧焦的络子,那正是太子的坐骑。

“李荇!”陈东珠使劲喊了一声,太子的马被炸成那个样子,他还有活着的可能吗。陈东珠忽然觉得她脚下的残肢中也许就藏着李荇被炸断的手脚,她脑袋轰的一下,人有些站不住了。

“这位公公莫慌,太子殿下并未遇害。”

陈东珠低头一看,见说话的是一身受重伤的公子,他的手按住大腿上的伤口,虽模样狼狈,精神状态却很好,似是在等待救援。他衣着不俗,想来是哪位朝中大臣家的公子。那公子与太子不相熟,却是偶然见过几面的,知道太子身边有位武艺出众的起公公,这次便是把陈东珠当做是起公公了。

陈东珠担心李荇安慰,忍不住问那位公子:“太子呢?”

那位公子缓缓说道:“太子追逐野兔,中途下马,将马留在原地,他一人钻进灌木丛了。爆炸时太子并不在附近,应当不会受伤。”

听那人所言,陈东珠当即松了一口气,但一想到林中还有刺客,那莫名其妙的爆炸说不定就是刺客弄出来的,她便又开始着急起来。她有个缺点,就是越急脑子越乱,现下是已经失去了正常思考的能力了。她一个人在林子里乱撞,一边策马狂奔,一边大喊李荇的名字。

陈东珠喊得嗓子都哑了,忽的看到一处长满绿草野花的土沟里慢腾腾的钻出个人脑袋,不是李荇还是谁。他衣上有些灰尘,似是趴在沟里躲着才弄脏了衣服,陈东珠看他那副模样真是恨铁不成钢:“我喊你那么久,你不知道早点出来吗?”

李荇坐在地上,腰杆倒是挺得笔直:“我又不知你会来!”他忽然想到问题的关键:“你怎么在这里!”还穿着栖霞殿太监的衣服。

“哎,先别说那些没用的,赶快跟我走。”陈东珠伸手就拽李荇衣领子,把他从地上往上拽,他身子却沉沉的,稳如磐石依旧在原地坐着。良久道:“本宫累了,要歇息。”

陈东珠气得直跺脚:“唉!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要歇着!”她话音刚落,一道冷箭从背后射来,擦着她的脸颊飞过,径直射向李荇的心口。陈东珠脸上是火辣辣的疼,那一刻她常年习武的身体率先做出了反应,在还没来得及看清飞来之物时,便伸手抓住了那“物件”。

飞来的是一支羽箭,带着强劲的速度,将陈东珠掌心擦破了皮,那箭在她手心里滑行一段距离后停了下来,锋利的箭矢刺破李荇的衣裳,在他胸口处留下一点殷红。好在箭被陈东珠用手捉住,没有射中李荇的心脏,只伤了表皮。

陈东珠忍不住回头看去,只见不过丈许的距离,便有四五个黑衣人,他们骑在马上正准备拉弓,想来是要再射一箭。“趴下!”陈东珠将李荇扑倒,两个人载进土沟里,她将身子掩藏在土沟里生长的野花野草之间,叫那些黑衣人看不真切。黑衣人见状,纷纷下马,端着长弓一副随时瞄准的模样朝着陈东珠和李荇二人靠近。

陈东珠摸了摸身后的背着的箭筒,朝李荇伸手。

“你干什么?”李荇不解。

“你的弓呢?”陈东珠汗颜。

“扔了啊。”

“你怎么把武器给扔了?”陈东珠气的要死,横看竖看李荇那烂泥扶不上墙的模样就窝火,她真想把他扔出去,叫人给射成筛子正好。

“太沉了啊,跑不动。”李荇的弓上有一层镀金,装饰华丽却很不实用,提在手上也是格外的沉。陈东珠想着他娇生惯养的模样,脚力也不行,逃命时把那弓扔了倒是明智之举。

眼见黑衣人逐渐逼近,陈东珠摸出一只箭,是使了十成十的力气投掷出去,锋利的箭矢错过刺客的小腿肚子,那人捂着腿倒了下来。不一会,陈东珠又掷出七八支箭,纷纷将人射倒在地。她见那些刺客失去了战斗能力,便拉着李荇从土沟里出来,想往上一世里他成功避难的那棵大榕树那跑。

李荇打了个踉跄,腿沉得很,身子直往下坠。陈东珠看他腿肚子发抖跑也跑不动的模样忍不住骂他:“就这点胆量将来如何继承大统!”

李荇被陈东珠一骂,忍不住扁了扁嘴巴,这女人竟敢瞧不起他。他才不是被刺客吓得走不动路,而是先前爆炸时后怕的。他骑马追着野兔跑了许久,可胯/下的畜生偏偏不听话了,站到一处就开始闷头吃草,说什么也不肯继续往前走了,他一急便翻身下马追那野兔去了。谁知没跑多远,身后一声巨响,马匹站着的位置确实爆炸了,那匹高头大马被炸飞成两段,身上的肌肉焦黑焦黑的,李荇十分后怕,若是他晚一步下马,被炸飞浑身散发烤肉味儿的就是他了。他仔细的回忆着出事的细节,那匹马怎的好好跑着跑着就停下了,且怎么赶都不管用,那地上就像有什么东西对它有着莫大的吸引力一般。他忽然觉得这一切都是有人安排的,有人想要治他死地。他想了许多,这才觉得背后发凉,在这宫中锦衣玉食的生活下,竟然还暗藏着杀机,李荇忽然想到这一切都将是他走向帝王之路的必经时,便更加齿冷了。

陈东珠见李荇腿软跑不动了,便一咬牙把他背起来了,总不能将他扔在这里不管了。她猛地直起身,正要拔腿去跑,忽听李荇搂着她的脖子,在她耳旁颤声道:“这样不好,万一他们从背后射箭,岂不是要把我射成刺猬了。”

“……”陈东珠咬咬牙,没做声。她将李荇发下来,双手搂着他把他在胸前打横抱起来,健步如飞的在林中穿梭。

李荇的头轻轻的靠在陈东珠的胸口,他起先倒是没太注意她是怎样办的男装,如今这样近距离接触,又加上奔跑时的颠簸,他的头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的撞在陈东珠的胸口。他感觉到她胸口平坦坦的,两只小笼包不翼而飞了。他很好奇她是怎么做到的,抬眼看她的脸,见她神情专注与四周,正在想着怎么逃跑。他自认为自己很是善解人意,在这个时候也没有打搅她,而是自己悄悄的去“探索未知”。他伸手摸了摸陈东珠的胸口,发现衣服还挺厚实的,摸不出个所以然,于是又使了把劲,狠狠捏了一把,手底下的肉很紧实,他猜她应该是用什么束腰带之类的东西绑在胸上了。别说,还真挺像个爷们的,他又伸手摸了两把。

“你找死!”陈东珠感觉到胸口异样,低头一看,正好看到李荇一脸探究模样的袭胸,他是真的在“钻研问题”,可她看着他的嘴脸,怎么看怎么色眯眯的,越看越恶心,若不是担心身后有追兵,她一定早把他给扔下去了。

陈东珠一路披荆斩棘,那棵雄壮的枯萎的榕树近在眼前了,她看到那逐渐靠近的大树,心里悬着的石头渐渐落下了。好在昨天仔细勘察过地形,不然绝不会这么快就找过来。她对李荇说:“一会就躲在那树洞里,千万别出声,第二日一早定会有羽林卫来救我们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李荇问道。

“你哪来那么多的问题,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,你要不要命了!”陈东珠凶巴巴的,可是李荇却觉得她是在关心他,没由来的心情好了大半。等到了那棵枯萎的大榕树边上,他乖乖的从她怀里蹦下来,两人一前一后,小心翼翼的走近树洞。

陈东珠习武,耳力惊人,此刻她精神高度集中,却忽然听见榕树里有些响声,她拉住李荇,叫他先别进去。就在这时,从榕树洞里窜出不下二十个刺客来,他们手中具是握着锋利的钢刀,看到李荇便是一阵乱砍。

陈东珠被这突然杀出来的刺客搅得一阵心慌,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上一世这里明明是安全的避难所。可现在,那些刺客就像是知道他们会来这里,如同守株待兔的猎人一般,可笑的是他们两只懵懂的兔子竟然真的撞进了猎人的陷阱。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