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看小说

第三八章 秋狝(1)

10个月前 作者:千叶桃花

第三八章秋狝(1)

沙鸡营位于大齐边境荣城西北部,因当地栖息的一种名为沙鸡的鸟类而闻名,它是大齐西北边境的第一道防线,也是一道军事要塞。湘王驻守荣城时,击退三次打西边入侵而来的胡狄,又在沙鸡营修建了城墙。至此原本战乱频仍,时常被胡狄骚扰的小城渐渐安定下来。胡狄慑于湘王威名不敢来犯,沙鸡营的百姓过上了安稳的生活,集市上随处可见沙鸡羽毛制成的装饰品,以及沙鸡肉类的吃食。

初秋时,朝廷里流放的一匹罪民终于经过三个多月的徒步赶到了沙鸡营驻地,他们的后半生将贡献在这茫茫黄沙中屹立的城垣之上。押解犯人的官差李大牙见到沙鸡营小都统牛超勇点头哈腰的,看到牛超勇,他在犯人面前的威风模样顿时不见了。

牛超勇清点了流放罪民的人数,发现其中少了几人,又叫近旁下属取来名册一一对照,少了的是两男一女,于是他问李大牙这是为何。李大牙身材细长,比矮胖敦实的牛超勇还要高上半个脑袋,他弯着腰,不敢直起身子,让自己比牛超勇还要矮些,仰头看着他道:“回小都统的话,来的路上死了三人,两个男人分别叫徐二麻子、张冲,还有个女子叫梁月焉的。小的已经上报给朝廷了,那三人是得了瘟疫死了,小的放火烧了尸身便给就地掩埋了。”

流放之路漫长,一路上押解的犯人生病死亡是在普通不过的事情了,牛超勇对李大牙的话不疑有他,只在名册中划去了那三人的名字。

梁月焉在流放的路上就病死了,李荇把这个消息告诉陈东珠的时候还怕她心里难过,她虽是犯了错,但到底是陈东珠有血缘关系的表妹。

“人死不能复生,只可怜了姨母。”陈东珠眉头微微蹙着,上一世梁月焉给她使绊子的时候从来没想过她会怎样,梁月焉死了,她可以一点也不心疼。

“秋狝的时候可以带上我不?”李荇在秋狝中会遭到刺杀,陈东珠本不想多管他的闲事,她以为他二人的夫妻也做不长久,他是死是活,日子是好是孬她都不想多管。可太后要杀她的时候,李荇救了她的命,她便欠了他天大的人情,她觉得这便是一个报恩的好机会了,日后和离时,也算是两清了。

秋狝不过是秋季的皇家狩猎,名义上诸位王公贵族将比试骑射功夫,事实上不过是一场豪华的秋季大旅行罢了。太子当然可以带家眷,只他这会却不想答应陈东珠,偏不想顺了她的心意,他就想看她撅着嘴气鼓鼓的模样,活像个小□□。

“你去干什么啊?”李荇故意问陈东珠。

陈东珠嘴巴撅的老高,她都听说太子妃要一同前往了,绡儿那烦人丫头都开始收拾东西了,这头却没人来通知她,她对这不公待遇感到不爽。她对秋狝不感兴趣,其实是想保护太子安全,叫那些刺客不能得手,却不能直接跟李荇说有人要杀他,他一定会觉得她疯了。于是她想了个让人信服的理由:“听说芙蓉山围场景色很是秀丽,我想去看看,而且从来没见过秋狝的盛大景象,更想去开开眼。”

“哦~”李荇“哦”了老长一声,还点了点头,就在陈东珠以为他会答应的时候,他特别爽朗的应了一声:“不行。”

“……”陈东珠皱眉噘嘴,她没注意到,自己不自觉得对李荇露出了在家里跟爹娘兄长撒娇时才会有的表情。每当他们不肯定答应她的要求时,她便是这个模样,眉头紧紧皱着,嘴巴撅得老高老高,半天也不说话,就在那么站着,直到人被她怨念的目光看的不好意思为止。

李荇可不是她爸妈,才不吃她那套:“你瞪我也不行。”

“为什么太子妃就可以去。”陈东珠不服气。

李荇看她生气的模样心情大好,故意逗弄着她:“谁叫她是太子妃你只是良娣呢!”

“只是良娣”是什么意思,陈东珠要发火了,这厮是想时刻提醒她,她只是个小妾吗。切,太子妃咱还不稀罕呢。陈东珠对李荇翻了个白眼,不好意思,本小姐上辈子做太子妃的时候,这个董桥还不知道在哪呢。

“不去就不去,有什么了不起的。”陈东珠也不想服软,哼了一声。李荇见她模样,没由来的感到好笑,也不理会,他知道她早晚还会再来求他带她去秋狝的。

李荇已经想好了,若是陈东珠再来求他几次,他便答应她好了,本来也是打算带着她一起去的,只不过是想逗她,才故意说不的。但他等了一整天也没见陈东珠再来找他,心里直犯嘀咕,这女人不会这就认输了吧,也忒没个耐性了。额,仔细想想,她好像确实没什么耐性。

陈东珠并不知李荇对她的小心思,他说不会带她一道去,她便信了。她想着不能老是求着那家伙,她虽是女子,女子也得自强,她要自己想办法。她一下就想到了湘王,湘王是要参加秋狝的,若是能叫他带她去也成。

陈东珠第一次到凤阙殿上,她换了宫女的衣服,称自己是碧桃。李茂一见她,不由得眼睛一亮,想着陈良娣倒是心思聪慧,晓得避嫌,特意扮作是宫女再来出门。

“不知良娣有何吩咐?”陈东珠觉得李茂还挺谦虚的,她被他的态度噎了噎,肚子里想说的话拐了个弯,转而问李茂:“落枫怎么样了,伤好了吗?”

李茂带陈东珠去见落枫,落枫伤势严重,如今还未痊愈,他躺在床上还不能下地,身上盖着一层被子,只露出个脑袋,看不出到底怎样了。落枫一见湘王和陈东珠很激动,陈东珠本来还好奇他伤在哪里,想凑个热闹去看看,被他这么一折腾倒是不敢了,忙道:“你快躺下养着,我先走了,免得打搅你。”

李茂见陈东珠这副模样,忍不住笑了笑。陈东珠看到他眼底的笑意,问:“你笑什么,有什么好笑的?”

李茂跟陈东珠一抱拳:“良娣心善,小王只觉得太子有福气。”

“切。”陈东珠不服气的哼一声,李茂的眼中笑意却更浓了,她看他的模样,忍不住直掉鸡皮疙瘩。上一世里,湘王可是要造反的,但如今的湘王是个下人口中德行甚好,关爱弟弟的好兄长。他对陈东珠态度很好,叫陈东珠想要提防他还觉着有点不好意思,总是有一种自己“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”的犯罪感。她时不时就会问自己,会不会因为她改变了,所以湘王也改变了,他变成个好人了?

“额,我还有件事想求你。”陈东珠性子直爽,求人办事也是张口就说。

“良娣请讲。”李茂正色。

陈东珠对李茂拱了拱手,郑重的问道:“秋狝时你可以带上我吗?”

李茂闻言忍不住瞠大双眸,不自觉得看着陈东珠的眼睛,好像是在确认她是否在开玩笑,于是陈东珠解释道:“李荇那厮太过分了,说我只是个良娣不肯带我去,求湘王殿下带我一道去吧。我装成太监模样跟在你身边,定不叫别人起疑。”陈东珠扮男装那会还被老鸨子说像太监人妖,她现下是真的要扮太监了。

“良娣此举甚是大胆。”李茂满眼的不可思议,随即又道:“这个方法虽是冒险了,却有可行之处。”

“真哒?”陈东珠眼睛都亮了。

李茂点点头:“落枫伤重,秋狝时不能在我近旁,良娣若是扮成太监,旁人看了也只会以为是我的侍从,不会惹人怀疑。”

“那就这么定了。”陈东珠脸上难掩喜悦,她走时又跟李茂抱拳鞠了一躬。

陈东珠跟碧桃说湘王答应了她的请求,碧桃为陈东珠高兴之余还有点担心:“那太子那边怎么交代?太子殿下知道您跟湘王殿下走得近,铁定要生气的。”

陈东珠双手叉腰,怕什么,他敢来找本小姐的麻烦,本小姐就把他给打回去。

碧桃紧赶慢赶的,终于在秋狝之前给陈东珠做出来一身合身的凤阙殿太监服制,陈东珠穿上衣服戴上帽子,小模样扮上了,还真像个太监。只胸前两团肉要穿帮,她拿了好些绷带紧紧缠在胸口,硬是把软绵绵的胸脯给勒平了。碧桃看的直心疼:“小姐可轻点,别给勒小了。”

“哎,这东西乃身外之物,吃多点又长回来了。”陈东珠男孩性子,不在乎自己身材,觉得练武时胸口上的肉甩来甩去还怪麻烦的。

每每秋狝,皇帝使禁军于皇都数十里外的芙蓉山设围场,芙蓉山一带地势微妙,秋季气候温暖如春,且空气清爽,适宜养生,皇帝常提前一月至芙蓉行宫休养生息。

直至出发的那一天,陈东珠都没有再找过李荇,李荇以为她定是心灰意冷了,想着若是出发前叫她一起走,岂不是给了她个很大的惊喜。他到明珠阁时,大门紧闭,碧桃堵在门口不让他进去,碧桃心里也是怕得慌,她们家小姐早就“投奔”了湘王,这一早上收拾齐整便出发了,如今应当是混在湘王身后做“太监”呢。

“陈东珠呢?”李荇不疑有他。

碧桃福了福身子:“回太子殿下,我们良娣早上还没起呢,这会子在睡懒觉。”

李荇说:“她不想去芙蓉山围场了吗?”

碧桃愣了一愣,只能继续撒谎:“回太子殿下,我们良娣说不去了。”

李荇想进去把陈东珠给揪起来,他觉得这一路上若是少了陈东珠这个逗趣儿的,定是少了很多乐趣。碧桃见势不妙,赶忙张开双臂将他拦住:“殿下,可使不得啊,我们良娣的起床气您是晓得的,若是惹恼了她,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可都不好受了。”

陈东珠起床气确实大的可怕,李荇想叫她出来,却有些犹豫,这会身后的下人又催得紧,说是大队人马就要出发了,他想着陈东珠起来还得收拾,便只得作罢,只跟碧桃说:“她醒了告诉他我来找过她,是她自己不去的。”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