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看小说

第三七章 念书

10个月前 作者:千叶桃花

第三七章念书

太后在一边瞧着太子喝个姜汤都能喝出蜜味儿来,她忍不住撇撇嘴,想着我的孙儿到底是心思纯善的,又不喜欢在外面乱来,年纪轻轻的也没见识过什么姑娘,这不,才遇到个“二流”货色就被迷得团团转了。太后太宠溺李荇,看陈东珠是横看竖看都不顺眼,觉得她配不上李荇,太后恨不得李荇身边的女子是貌若天仙,性子温柔似水,又能在大事上拿主意的完美女子。

“唉,这什么山珍海味啊,叫我乖孙儿吃的那样香甜。”太后故意出声,她到想看看陈东珠能拿出什么好玩意来。

陈东珠见太后老太婆又要掺和一脚,她怕太后见那锅清汤再给她按个莫须有的罪名随便罚一罚,赶忙又快速的盛了两勺,直往李荇嘴里怼,寻思赶紧把他给喂完,到时候老太太只能看见个汤底儿。

陈东珠动作太猛,太粗鲁,汤水都给洒到李荇衣襟上了,李荇怒了把手一拂:“你……”正想说你干什么!陈东珠适时在他身上偷偷拧了一把,硬是叫他把话给憋回去了,李荇还想发作,陈东珠给了个特阴狠的眼神,他这才老实。

太后看了一眼见了底的清汤,忍不住又撇撇嘴,这都是什么玩意。陈东珠故意对太后尴尬的笑笑,好像是在说“抱歉,我也没想到太子喝的那么快”。

太后走了之后,碧桃吓得往地上一瘫,如果叫太后知道她们拿清水汤给太子灌了个水饱,那还不揭了她们俩的皮。陈东珠没好气的瞪了碧桃一眼,她就说吧什么东西都不应该拿,要不拿东西过来多好,也就不用这么“惊险”了。

李荇看不太懂陈东珠跟碧桃之间的眼神交流,还以为她们是怕了太后娘娘了,如今就在太后眼皮子底下,看她还如何撒泼,一想到这里他嘴角便忍不住往上翘。

“来,给本宫捶捶腿。”李荇索性仰身躺下,腿敲得老高。

“要捶腿是吧?”陈东珠语气恶狠狠的,用拳头跟李荇比划了两下,捶腿她不会,倒是能打断他的腿。李荇见陈东珠不服,往殿外努努嘴,陈东珠顺着他目光去看,太后身边的登嬷嬷正厚着呢,她就是太后的耳朵啊。陈东珠挑挑眉,那登嬷嬷只在殿外候着,又不晓得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她灵机一动,抬手封了李荇身上的几处穴道,他只得浑身僵硬,直挺挺的倒着,连话也说不出来了。

登嬷嬷在外面仔细的听着里头的动静,太后娘娘叫她注意陈东珠的一举一动,若有不妥之处立即向她老人家汇报,可这都有一会了,里面静的出奇。登嬷嬷正要走进去看看是怎么回事,忽听里面传来良娣的说话声:“殿下这会就困了吗,那就好好睡会吧。”登嬷嬷把刚迈出去的腿给收了回来,既然太子殿下歇息了,她就别进去打扰了吧。

李荇直挺挺的躺着,眼睛瞪着陈东珠,恨不得在她身上挖个窟窿来。他刚才喝了那么大一壶清汤,现在当然想上厕所,可是偏偏被陈东珠给点住了,动也动不了。李荇气得憋红了脸,他很担心自己会尿床啊,如果真是那样,可就得杀了陈东珠灭口了。

陈东珠见李荇“消停”了,从地上捡起一本他看过的书拿起来看,她书读得不多,也就是识个字的水平,看着手里拿着书,只觉得书面语太多,全是些之乎者也的,她到看不懂了。偶然间一抬头,瞧着李荇的眼珠子叽里咕噜的乱转,都快飞出眼眶了,她心里有点纳罕了,这家伙是不是有点事啊?她不确定的问他:“你有话要说?”

李荇使劲转眼珠子。

陈东珠挑眉:“哎,你休想骗我,我不会给你解穴的。”话音刚落,见李荇眼珠子转的更狠了,脸上都开始冒汗了。她这下确信了,他不是故意诈她的,是真的要说话。于是陈东珠再三叮嘱他,解开穴道以后不能大喊大叫,也不许跟太后娘娘告状,不然有他受的。

李荇再次转了转眼珠,陈东珠跟他达成共识,伸手解了他的穴道。李荇就觉得自己胸口被陈东珠的手指头戳的疼的不得了,恢复自由的第一时间,他话也来不及说,径直从床上弹下来,弓着腰捂着肚子跑了。

碧桃算是看出点名堂了,羞红了一张脸,头也不敢抬。

李荇回来时都不想进凤阙殿了,他丢人啊,在门外绕了一阵,看陈东珠出来了,下意识的往回跑。

“你上哪去,给我站住。”陈东珠一伸手,将他拦住,她一脸“霸气侧漏”的模样,硬是把太子爷给逼进一方小小的角落里。陈东珠踮着脚,居高临下的看着半蹲着一直往下缩借机逃跑的李荇:“你看见我躲什么啊!”

李荇郁闷啊,一弯腰从陈东珠的胳肢窝下面钻出去了,他以为自己逃脱了,陈东珠却就势一把拽住他后衣领,她力气大的离奇,拽着成年男子也像拎个小鸡仔一样。她把李荇给拽到自己面前,叫他正视着自己,而后认真的说:“对不起啊,我一开始不知道,人有三急,你要是憋坏了,还真是我的错,万一要是那啥不行了,我也可以给你保密,绝对不会说出去的……”

“你有病吧!”李荇要被气炸了,他狠狠地瞪了陈东珠一眼:“本宫好的很!”“好的很”三字几乎是李荇咬着牙,从牙缝里给挤出来的,说完双手叉腰,气哼哼的走了。

李荇在凤阙殿睡不好觉,一到晚上就失眠,哪怕是换了自己的床这个毛病也不见好转。期间陈东珠一直陪着他,她睡在外间,且不说她自己愿不愿意跟李荇睡在一起,单皇太后就不同意,太后她老人家“操心”的事情很多,比如孙儿身上有伤,总不好在夫妻生活上太过“操劳”了。

夜里李荇失眠的时候,听着外间隐隐约约的传来陈东珠均匀的呼吸声,有时候她还会翻个身,蹬蹬腿,甚至还能磨牙说梦话之类的。他一个失眠的人听别人睡得香香的,简直气得要发疯,为了让自己心理平衡一些,他特意叫小起子把良娣给“请”起来,叫她来给他念故事听,这样有助于睡眠。

于是陈东珠打着呵欠摸索着下床,捧着李荇给她的《海内志异》来念,那书里讲的是大齐地域之内的奇人奇事,或者是风俗民俗之类的,书作者讲究遣词造句,运用大量华丽庞杂的书面语,叫陈东珠做这个“粗人”读着别扭的很,李荇还没睡着,她读着读着就来瞌睡虫了。

“喂,接着念啊。”李荇一看陈东珠睡着了,就把她给捅起来,他注意力全放在陈东珠有没有睡着上了,竟比白天还精神。

陈东珠打个哈欠,抠了抠眼角上的眼屎,稍微精神了一下又开始找着刚才断掉的地方接着念。

“你念错了。”李荇蹙着眉头,为了检查陈东珠念得是否有错处,他就叫她坐到床上来念,就在他身边,俩人并排坐着,他一侧眼就能看见书里的内容,知道她有没有念错。

等天亮时,小起子公公来服侍太子爷起身,发现他跟良娣两人各自朝着相反的方向睡着,太子身量略高一些,腿微微蜷着,腿被良娣搂在怀里,脚丫子就够在良娣的嘴边上。小起子公公还从没见过夫妻两人这般睡觉的,有些犹豫着要不要叫他们起来,就在这时听到良娣梦呓一声:“最喜欢娘烧的猪蹄了。”说着咂吧着两下嘴,嘴角流下一滴晶莹,良娣娘娘先是伸舌头吮了吮“猪蹄”,接着就开始下嘴“吃”了。

李荇脚丫子被陈东珠“舔了”两下,痒痒的,他还在梦里嘀咕一声:“别闹。”又把脚丫子往回收了收,却被陈东珠给拉住了,她可得抓住了“猪蹄”,掉地上了就浪费了。

少顷,亲宫中传来太子的惨叫声。

登嬷嬷跑进来时,见太子搂着自己的脚丫子坐在床上,睡意未消,还是一脸惊(meng)恐(bi)样,而坐在一边的良娣,惊悸之余脸色惨白,好像身子极不舒适一般。

陈东珠看李荇捂着脚,又忍不住干呕两声,一想到自己吃的津津有味的猪蹄子是那厮的脚丫子,她就膈应的慌。q_q

那两人昨晚上并排着靠着看书,不知过了多久,抵挡不住的睡意袭来,李荇困的实在厉害,倒头便睡,陈东珠被他一动给碰醒了,她也困得慌,于是也身子一歪睡下了,倒下的方向正是跟太子相反的。李荇个子高些,陈东珠就这样搂着他脚丫子睡着了。

事实上太子跟陈东珠晚上没睡好,白天还可以补补觉的,太后她老人家就没这么幸运了。太后年纪大了,本就浅眠,身子不舒适的时候睡上两个时辰就不错了。昨晚上太后一躺下,就听外面有说话声,正是陈东珠在给太子念书。那声音时断时续的,太后刚要睡着,就被太子的声音给吵醒了,一会是“别睡啊”一会又是“念错了”的,那两人有时候还要再聊上几句,可把太后给折腾够呛。

一连几个晚上都是这样,李荇晚上坐着顶累的,白天躺下补觉,太后可受不了这样晨昏颠倒的日子,没几天就开始头疼脑热的。她把李荇招到身边:“荇儿还是回东宫去吧。”

李荇心底欢呼,可表面上去装作对太后十分不舍的样子:“皇祖母,孙儿想您。”

太后抚了抚李荇的脑袋:“皇祖母也舍不得你,只是你那屋子太闹腾了,祖母实在是受不了,唉,祖母身子不行了,实在是照顾不动你了。”

李荇心里简直乐开了花,又跟太后说了些表达依依不舍之情的话,随即便叫小起子公公去收拾东西了,连带着把他的大床和决明子枕一起给搬回去了。

李荇也在凤阙殿住了个把日子了,再回东宫时已经是度了夏,迎来了秋季。

宫里也是到了秋狝的时候。

陈东珠看着小起子公公为秋狝之事给李荇张罗着,一会做新的骑装,一会又是准备射猎时的弓矢之类的。小起子公公快言快语,忙活起来话多着呢,总是嘟囔着太子殿下马到功成夺个魁首之类的。陈东珠忍不住冷笑一声,太子此行马到功成是未必了,上一世有人在围猎中暗杀他,他受了很重的伤,可是差点去了半条命。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