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看小说

第三四章 成真

10个月前 作者:千叶桃花

第三四章成真

“你还叫人去劫狱!”韩漓月气急,在秦公子的脸上狠狠甩了一个嘴巴,那一巴掌打的很用力,抽掉那秦公子两颗牙齿。秦公子捂着脸吐掉一口污血,疼的半天也说不出话。

傍晚时,牢狱里的官差开始交接班,小头目叫属下都警醒着点,眼看天色黑了,别叫贼人钻了空子,其他人响亮的应声是。被关押的犯人中有一人面带焦虑,他眼睛时不时偷偷的瞄着外头守着的官兵,最后咬咬牙,仿佛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,跟附近的一人道:“大人,下官有话要说。”

几个官差交换了个眼神,想着那人是不是要招供了,赶忙叫人把落枫给请来,随即又问那人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下官胡靖,是东宫御马官。”那人自报姓名,只希望此时的坦白能够为自己减免罪责。

“你可是要交代如何犯案的?”官差随意一问,胡靖重重点头,他很惶恐,他只是收了那公子的银钱,给马料里添了些草,没想过要谋害太子,再说了骑马的是良娣,跟太子有什么关系啊,他得好好说道说道。

见胡靖点头,那官差收起懒散的模样,神情严肃起来,跟胡靖道:“你先等会,有什么话等落头儿来了,直接跟他说。”

胡靖张了张嘴,终是没说什么,可脸上带着一丝慌张。

就在这时,牢狱的大门响了一声,那牢头还以为是落枫到了,赶忙过去开门。谁知大门一打开,一个捂得顶严实的黑衣人站在外面,牢头正要惊呼“有刺客”,黑衣人已经手起刀落,削掉了那牢头的大半个脑袋。

狱中之人见状,皆惊骇异常,惊慌之间已经叫那刺客冲了进来。刺客掌中握着利刃,出手间快如闪电,叫人完全看不清手法,每每近身于人前,必定血流成河。官差心道不好,今日这劫狱之人虽然是独身,武功身法却是头天晚上来的那些人所比不了的。他赶忙撤退,想逃出去唤人支援,没等跑出门口便被看不清的利刃削掉了脑袋。

被关押的犯人们瑟缩在牢房中,看着栅栏外的黑衣男人如同死神一般收割着手中的头颅。那胡靖吓得差点尿了裤子,没过多久,黑衣人将官兵杀光,已是向着牢房走来。他一扬手,铁索应声而断,断口处光滑平整。

“别、别、别杀我。”胡靖依旧哆嗦着,那人眼神冰冷,几乎要把人冻住,他从他的眼中感受到浓浓的杀意。

只片刻间,黑衣人扬了扬手,牢狱中又是几颗头颅滚落在地。

杀完人,黑衣人在牢头值班处死命的翻找,他把柜子里抽屉里的东西全都掀了出来,却仍旧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。他皱了皱眉头,最后索性点了把火,将这个地方一起烧掉。

“走水了!”

落枫听见有人喊“走水”,立马往关押犯人的地方跑,走近了只看到冲天的火光,正要一探究竟却是跟跑出来的刺客打了个照面。

“哪里跑!”落枫正要上前追击,却见那刺客以看不见的速度抽出利刃,那人速度快的叫人看不清楚,落枫完全凭借自己多年习武的直觉与经验来防御。可他仍不是那人的对手,不一会胸口,手臂,大腿上全是看不清的细密伤痕。伤口深且细长,那看不见的利刃薄薄的,轻飘飘的,却带着不可估量的杀伤力。

一想到那人可能的身份,落枫心底大惊,他竟有这般的身手?落枫自知不是刺客对手,为保性命只能逃跑,可那刺客轻功了得,不一会竟是将他追上了,危急关头落枫只得大声呼救……

话说陈东珠从湘王口中打听到案件的蛛丝马迹之后,便怎么样也不消停了,她是个火爆脾气,一想到有人想害自己,就气得要爆肝。她第一个怀疑的便是太子妃董桥,毕竟她曾亲耳听见她跟那个绡儿密谋怎样来谋害她。

陈东珠想亲自“审问”那些被抓起来的人,问问他们怎的那么狠心,。可她刚出门没多久便被李荇给逮个正着,原是陈东珠曾偷偷溜出过宫外,李荇知她性子浮躁,怕她下一次不知何时又一时兴起出宫,良娣偷偷出宫传出去总是不好的,叫他颜面无光,他便“防患于未然”,叫小起子公公好好的盯着明珠阁。这不陈东珠前脚刚走,李荇后脚就跟上来了。

“你要干嘛去?”李荇拽着陈东珠的胳膊,他看她独自一人,只觉得要糟糕,这女人不会是跟哪个野男人厮混去吧。

“我、我上牢狱衙门去。”陈东珠说了实话,李荇并不信,任陈东珠怎么给他解释都不管用两人就这么撕扯着。

“你再不放手我揍你啦?”陈东珠失了耐性,直接跟李荇比划上拳脚了。

李荇被她呵的一愣,那小女子拳头的滋味他还是记得的,手不自觉得松了松,但到底是没彻底放开。

就在这时,两人忽听远处大喊一声救命。陈东珠耳朵顶灵敏的,一下子朝那声音的来源窜过去。

李荇不知发生何事,眉头微蹙,觉得这女人太鲁莽了,不晓得事情始末便往出冲,若是遇到危险怎么办。尽管顾忌颇多,他最终还是跟了上去。

陈东珠赶过去,只见一满身是血的男子四肢大张着,笔直的躺在地上,不知是死是活。还有一个黑衣人弯腰从他身上拿出了什么东西装在了自己的怀里。

“什么人,竟敢公然行凶!”陈东珠义愤填膺,她被愤怒冲昏了脑子,直接就往上冲,这时那黑衣人看到她非但没被喝住,反而是冲了过来。陈东珠看到那人手按在腰间,随即手中银光一闪,她看不清他的动作,但觉得他的利刃是藏在腰间的。

那人身法凌厉,绝不拖泥带水,手中的利刃咄咄逼人。陈东珠到近旁才发现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,她想后退却来不及了。李荇眼见陈东珠陷入危机,心跳的飞快,喉咙发紧,莫名的慌张席卷而来就要将他淹没。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拽着陈东珠的手臂,把她拥进怀中。

刺客见太子冲了上前,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,随即足尖点地,身子猛地一旋,竟是收起攻势,薄薄的窄刃擦过李荇的手臂收了回去。

羽林卫闻声而至,刺客早已消失不见,他们只看到太子跟良娣抱着坐在地上。

陈东珠大口的喘着粗气,她听着自己的心跳声,许久喉咙里才能发出声音:“你没事吧。”

“我能有什么事。”李荇松开陈东珠,一手按住胳膊上的伤口,那利刃窄薄,且刺客看到他之后明显不想伤到他,已经收手,是以他胳膊上只被划了浅浅的一道,虽然留了点血,却没有大碍。

“你是不是傻,出了这么大事还一点都不怕。”陈东珠急了,她这么多年仍旧改不了毛毛躁躁的性子,几次三番害自己遇险。可更让她感到烦躁的是,遇到危险的时候,竟是李荇挺身而出。她特别讨厌在被他拥进怀中时,刹那的心跳的感觉。

“你……”李荇气结,这女人真不识抬举。其实他自己也想不到在那紧要的一刻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,也许会丢下她一个人跑路,也许就像已经发生的那样将她护住,一切发生的太快,他根本来不及思考,身体做出的行动全凭本能。如果给他时间细细考量,他不确定自己会做出跟上一次一样的反应来。

皇太后知道李荇受伤了,心疼的掉眼泪,说什么也不肯让李荇回东宫了,就叫他宿在凤阙殿上,她亲自照看。帝后闻讯时,李荇已经被接到凤阙殿了。

李荇是皇后跟皇帝的老来子,是他夫妻二人唯一的儿子,也是这大齐皇室唯一的嫡出血脉,若有差池,皇后简直不敢想象。

“水草,你伤的怎样?”皇后还未进门,忍不住先喊儿子。太后狠狠地剜了她一眼,这个女人净想着跟旁的妃子争风吃醋了,竟连自己的儿子都保护不好,太后不禁恨声骂道:“若是荇儿有事,还要你何用。”

皇后被太后骂的脸上发烫,赶忙低身行礼给太后请安,这一低头方才发现陈东珠在地上跪着呢,她想叫陈东珠起来,当着太后的面却是有些不敢,现下太后瞅着她都不顺眼了。

“在这跪着是做什么,陈良娣快快请起。”皇帝对自己的儿媳妇还是很宽容的,他太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个什么脾性了,想着这孩子也是无辜受牵连,怪可怜的,于是伸手把陈东珠给拽了起来。

能劳烦皇帝亲自动手,陈东珠惶恐。

太后见状忍不住骂道:“都是这个扫把星害的。”太后听闻太子是为保护良娣而受伤,心里对陈东珠很是埋怨,恨不得把她抽筋剥骨。

眼见太后愤愤的,皇后也不知李荇伤成什么模样,只是愈加的感到害怕了,她强迫自己别往坏处想,一遍遍安慰自己,水草是东宫太子,必定神佛保佑吉人天相。皇后恨不得立即飞到儿子身边去,可太后拦着,硬是不让他们母子见面,她这样做无非是叫皇后更加担心,想惩戒一番。

“母后,儿臣并无大碍,叫母后担心了。”倒是李荇自己走出来了,皇帝皇后看到他手臂上只是道浅浅的口子,总算是松了口气。

“胆敢行刺太子,真是胆大包天。”皇帝亦怒不可遏,径直叫大理寺严办此案。

至此,湘王替陈东珠解围时胡诌的刺客竟是“成真”了。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