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看小说

第二十章 寻死

10个月前 作者:千叶桃花

第二十章寻死

大夫伸出三指搭在陈东珠的左手腕上,良久道:“左关部浮大有力,左寸尺俱带伏洪,此乃六淫之脉,为风寒入中所表。”大家听不太懂专业术语,不禁面面相觑,紫荆替陈夫人问道:“大夫,您就说的直白点,太玄乎的我们听不懂。”

老大夫捋一捋白花花的胡子:“小姐没有中毒,而是感染了风寒。”

“啊?”紫荆愣了愣,她家小姐自受伤以来卧病在床,他们做下人的生怕小姐受凉,连窗子都不敢打开,怎么就叫小姐风寒了呢。她将自己的疑问说出,老大夫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,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,且若是身边有病人,受了病气也是会被传染的,于是对屋中众人说:“小姐身负重伤,体质虚弱,若是身边有受了风寒的人,被传染的话也是有可能的。”

听闻此言,陈夫人扫了一眼屋中诸位丫鬟婆子,想着不知是哪个没眼色的,生了病还巴巴的往小姐屋子里钻,这会子竟将小姐给传染了。

那些下人见大夫说完话之后夫人便生气了,怕自己被安个“服侍不周”的罪名,若是被发卖出去可怎好,于是连连跪地求饶,皆为自己辩解。李荇见状不自觉得摸了摸鼻子:“怎的这么巧,偏生我也病了。”

这下,大家都忍不住去看太子了。老大夫是从外头医馆请回来的,不晓得李荇是和何人。太子微服,身份不宜暴露,陈夫人忙跟大夫解释道这是他们家的新姑爷。大夫一听了然的点点头,既是新婚夫妇难免过分亲近了些,把风寒传染给小姐是意料之中。他开了几贴温热散寒的药,临走嘱咐李荇:“小姐体质虚弱,姑爷莫要分过亲近了,以免将病气过给小姐。”李荇起先还认真听他的嘱托,听到后半段话才觉得不对劲,硬是被闹了个大红脸。

“夫人,表小姐还被关着呢。”紫荆想起了梁月焉。

陈夫人叹了口气,这闹得是哪一出:“还不快把人给放出来。”陈夫人颇埋怨的看了李荇一眼,太子殿下实在是太能闹了,事情还没摸清,就三下五除二的把她侄女给关起来了。

柴房门打开的时候梁月焉是又惊又怕,她不自觉得往后缩了缩身子,想不到这么快他们就要“发落”自己了吗。她的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,是大娘说她长得比陈东珠好看,性子比陈东珠温柔,肚子里的学识也比陈东珠多,陈东珠能入宫嫁给太子,她也一定可以的,她这才千里迢迢的跑到皇都来攀亲戚,没想到金龟婿没钓着,自己的小命就要搭进去了。

“表小姐,您快出来吧。”紫荆见梁月焉半天不敢动地方,知道她是被吓怕了,亲自进去请她出来。

梁月焉啜泣着,小声问紫荆:“是姨母叫你来的?”

紫荆点点头:“是夫人叫我请您出来的,太子殿下错怪了好人,夫人恐小姐受了委屈赶忙叫我来请您出去。”

梁月焉狐疑的打量着紫荆,紫荆见她仍是不敢相信的模样,遂把大夫说的那番话转述了一番,又道:“夫人晓得您与我们小姐姐妹情深,断不会害了小姐,只太子殿下金口已开,夫人亦不敢反驳,如今真相大白了,第一时间便叫奴婢来请小姐出去。”

梁月焉虽是庶出,可梁家终究只有她一个孩子,从小便被宝贝着,是当正经小姐教养的,哪里受过这种委屈。听紫荆说什么真相大白之类的,她便觉得更委屈了,扁了扁嘴巴,哇的一声哭了出来。紫荆知道她吓坏了,搂着她的肩膀,一下一下的轻拍她的后背,好好的安慰她。

因为大夫特意嘱咐太子不要跟陈东珠过于“亲近”,太子便不能跟陈东珠同房了,陈东珠一开始就没打算跟他同处一室,眼下是高兴坏了。陈夫人见女儿天真无邪的样子,叹一口气,忙叫人整理出一间客房来给太子居住。因为是要给太子收拾房间,下人们不敢怠慢,将屋子打扫的一尘不染,又特意在窗台上放了些花草装点。事后,陈东珠才想起来什么,于是问紫荆:“太子的房间在哪啊?”

紫荆没多想,以为小姐是惦记着太子住的不习惯:“在荷塘前,是最好的一间房了。”

陈东珠想了想又问:“那表小姐呢?”

紫荆答道:“也是住在客房,是南院那间,采光很好。”

“啧啧。”陈东珠咂吧着嘴,她们家客房都在一个区域,梁月焉住的岂不是离太子很近,想到上一世李荇那厮跟她住在一处,尚能跑错了走到梁月焉的屋里去,如今他俩住的近了,那色/鬼李荇岂不是近水楼台了?

晚上时她穿着宽松的袍子亲自去找李荇,第一次跟他客客气气的说话:“时候不早了,太子殿下还是回宫吧。”陈东珠下了逐客令。

李荇躺在一张躺椅上,看着陈廷陆的兵书,兵书虽然有些乏味,但这远离皇宫的自由惬意还是叫他很留恋。陈东珠说话的态度很谦和,李荇第一次瞧见她这副模样,忍不住正色起来,她躲在一件极宽松的罩衫下,原本丰满的身子倒显得有些娇小,因为发烧的缘故,小脸苍白,脸颊却是透着红晕,她神情倦怠,病后的模样我见犹怜。李荇也不自觉地放缓了说话的语气:“我不回宫,就在你家住着,你什么时候回去,我就什么时候回去。”

他说话的意思好像是要在宫外陪她,等她病好再一起回去,陈东珠瞠大双眸,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李荇,他算是在向她示好吗。她有点害羞,心跳的咚咚的,可是一想到那个横亘在他们之间的莺莺,哪怕她现在还没出现,她的影响力也已经留在了她的心里,如同一道不愿触及的伤口。陈东珠忽然觉得,站在他面前好不自在,她的手心里全是汗,不自觉的攥了攥衣摆。他们迟早有一天会分道扬镳的,于是她撇过脸去:“谁稀罕啊,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过我的独木桥,咱们迟早好聚好散。”

李荇被陈东珠一句话冲的下不来台,这女人是石头做的,顽固得很,他就不该“怜香惜玉”,于是拉长了一张脸道:“我是怕你偷偷去见那个被你藏起来的美人。”见陈东珠变了脸色,李荇从躺椅上坐起来,一手托着下巴,挑衅的笑笑:“如果你现在告诉我她在哪,我把人接走,立刻回宫。”

“哼,你想得美!”陈东珠气得眼睛快喷出火了,转眼扭头就走,一出房间走在走廊上她立马垂下了头,如同泄了气的皮球,其实她也想知道平哥在哪呀。

晚上陈东珠喝了药,倒是一夜好眠。

早晨的时候,她被院子里的吵闹声吵醒,她没睡够呢,懒洋洋的申了个懒腰,问紫荆:“这是谁啊,一大早上的,让不让人睡觉了!”

“小姐,是、是表小姐……”紫荆不知陈东珠已经将梁月焉当成了敌人,还以为她们姐妹感情十分要好呢,这一会表小姐出了事,她倒是怕自家小姐担心,有些不敢回话了。陈东珠掀了掀眼皮:“表小姐怎么了?”

“表小姐因为昨晚上被冤枉的事情想不开呢,说是再没脸见人了,要寻短见,这会嚷着要跳荷塘。府里的下人都拦着呢,我已经请人禀了夫人。”梁月焉受冤枉,陈东珠也占了一份功劳,紫荆说话时一直看着小姐的眼睛,生怕她因为此事而感到自责。谁知,自家小姐非但没有对此有一丝一毫的愧疚,甚至连一点惊讶都没有,紫荆有些摸不着头脑了。

梁月焉要寻短见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,陈东珠记着上一世里她被太子“玷污”的时候也是寻死觅活的,这一世不过是故技重施了一把,原因换了一个,伎俩却是没换,她不想管梁月焉的死活,倒是替她们家荷塘不值。那小小荷塘是招谁惹谁了,动不动就要有人跳进去寻短见。

“小姐,我们要不要过去拦着点?”紫荆问道。

陈东珠起身穿衣,梁月焉登台演戏,她去是一定要去的,只是她要自杀她绝不拦着,甚至打算见机行事推波助澜。

陈东珠叫紫荆给她备了椅子和一包瓜子,她就那么大喇喇的坐在椅子上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热闹。李荇住的地方就在荷塘边,他站在窗户跟前也跟着看热闹。梁月焉要跳池塘他还觉得挺没脸的,切,不过是爷昨个断案没断明白,错判了“凶手”吗,用得着寻死觅活吗,这不就是叫爷下不来台吗,怎的还想叫爷给你赔不是?李荇老不高兴的撇着嘴,寻思这女人就是爱作,有本事你真跳啊,你跳下去爷……敬你是条汉子。

“你们别拦了,表小姐要随了大义,你们应当送着些,只可惜我家这塘子水浅了点,跳下去一下是淹不死的,不过好在是个荷花塘,泥巴倒是有不少,勉勉强强的可以呛死个人。”陈东珠嘴里含着瓜子皮,说话含糊不清的,但那声音不大不小,刚好叫梁月焉可以清楚的听见。听到陈东珠说的话,那些吓人愣住了,不自觉的松开了拽着梁月焉的手,而这时没人拉着了,梁月焉也不寻死觅活了,呆愣愣的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。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