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看小说

第十六章 遇刺

10个月前 作者:千叶桃花

第十六章遇刺

陈东珠调转马头,忽听身后传来阵阵铃声,她忍不住回头一看,见浓浓的夜色中是个模糊的骑驴漏夜赶路的身影,那铃声许是从毛驴脖子上系着的铃铛上发出的,她不甚在意,正欲离去,却听那骑驴人哆哆嗦嗦的问了声:“前方何人?”

陈东珠觉得那人说话的声音有些耳熟,觉得应是熟人,于是打马上前想要看个究竟。谁知那人见陈东珠靠了过来竟是连连后退,他愈退陈东珠愈上前来,最后那人索性调转驴头撒丫子开始跑起来,嘴里大喊着:“救命!”

“何斐?你给我站住!”陈东珠这下听出来那人的声音来了,他竟是才与她解除婚约不久的新任刑部员外郎何斐。

原来这日城郊五郎山下的竹林里腾起好大雾气,再加上竹林里得天独厚的地形,竟是在竹林中形成了罕见的海市蜃楼。皇都一带文人学子皆慕名而至,一众学子在竹林小溪处设曲水流觞,何斐听说这事也跟着凑热闹,却没想到不胜酒力竟是醉倒林中。他傍晚时分才醒来,发现诸位友人已经搭起帐篷升起篝火,大家以诗会友享乐大半日却仍未尽兴,仍有继续奋战的架势。何斐想起自己官职在身,却是不便久留,于是连夜赶回。

他从山下农户家中买了一头毛驴做脚力,行了一段距离便注意到陈东珠了,只是夜色深沉,他辨不清前方的人影是何人,想着寻常人岂会这么晚了还在城郊处晃荡,该不会是马贼吧,于是他哆哆嗦嗦的问了一声。前方“那人”听了他的问话,非但没有回答,反而却是打马上前了。何斐暗叫糟糕,若那人真是马贼他岂不是自己故意吸引了他的注意力,他不敢多想连连后退,“那人”却是追得紧了,何斐这下坐实“那人”便是马贼的想法,顾不得其他用鞭子狠抽了毛驴一下,夺路而逃。他的小毛驴哪里是汗血宝马的对手,没跑几步就被追了上来,何斐忍不住闭起眼睛阿弥陀佛,却听身后传来清脆的女声:“何斐?你给我站住。”

那女子一出声,何斐勒了缰绳,叫停了小毛驴,他认出了来人是自己解了婚约的准新娘陈东珠,呃,此时也许该称一声良娣娘娘了。

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陈东珠先问出声。

“额,在下……”何斐下驴,说话时微微低垂目光,他装病逃婚,于陈东珠无义,再见面觉得脸上无光,同她说话倍感尴尬。

关于何斐悔婚之事,陈东珠稍微一想便释然了,她不能强迫一个不喜欢她的男人娶自己,再说了他看不上自己是他眼拙,他眼睛有病,她应当同情他,何必因他自身的缺陷而恼火气坏了自己。她一直这样大大咧咧的,说话也没发现何斐的不自在:“哼,胆子小还走夜路。”她随便一个玩笑,倒把心有愧疚的何斐给呛得面红耳赤。

“何斐,你要去哪,我送你一程。”陈东珠话音刚落,忽的从四面八方窜出十来个黑衣人,他们个个面带黑巾眼神狰狞,手中握着的长刀闪着银亮坚硬的光芒。黑衣人们二话不说向着陈东珠跟何斐围砍过去,何斐见状弯下腰直往马肚子下躲。胭脂猛地扬蹄,差点把他给踩死,陈东珠赶忙侧身弯腰,伸手一捞,提着何斐的腰带把他拽上马背,二人共乘一骑。何斐坐不稳,手不自觉的扶在陈东珠的腰上,陈东珠体态丰盈,何斐摸到那薄薄衣料下柔软的触感,不自觉得脸颊发烫,他松开了手,小心翼翼的捏着陈东珠后背上鼓起来的一块衣褶,争取不碰到她的身体。

黑衣人来势汹汹,陈东珠不能以拳对刀,手边没什么趁手的防御武器,她只好扯过毛驴上插着的小皮鞭,高高的扬起专门往黑衣人的眼睛上抽。

“陈、陈小姐,小心啊!”情急之下,何斐喊了陈东珠的姓氏,后觉不妥,却也不知该怎样挽回了。

陈东珠扬了一鞭子,抽中一人的眼睛,那人捂着眼睛疼得满地打滚,其他黑衣人慑于鞭子的厉害,纷纷后退,皆不敢贸然上前。陈东珠见状狠夹马腹,趁机逃脱。

她问何斐:“这些人是冲你来的吗?”真不知道这个书呆是怎么惹到这样了不起的仇家,竟要对他下此杀手。

“在下不知。”何斐也想不大明白,他为人谦逊,可不曾得罪过什么人。

那群黑衣人见陈东珠跑了,大叫一声:“别把人放跑了!”而后纷纷追了上来,他们几人岂能追的上千里良驹,眼见陈东珠跟何斐越行越远,为首的一人弯腰从地上抓了一把石子,狠狠扔出。那为首的黑衣人内力了得,扔出的石子力道甚大,竟如同箭矢一般向前激射而出。

陈东珠听见破空之声,叫何斐低下头,石子擦着他二人的脑袋顶飞过去。见状,她愈发的提快了速度,坐在她身后的何斐不会骑马,只觉得这马儿跑得越快就越颠得慌,她晓得何斐坐在后面有些吃力,不禁张口提醒他:“你抓紧了。”话音刚落,后身响起“哧啦”一声,何斐抓的太紧,陈东珠的衣服被扯破了。

因为担心被人追上砍成肉酱,何斐太过紧张,狠狠地攥着陈东珠的衣服,他自己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,只觉得身子往后一仰,整个人径直从马屁上跌了下来,下坠时他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,手里扔捏着一块碎布料。

黑衣人围了上来,举刀砍向何斐,陈东珠赶忙勒住缰绳回身营救,她翻身下马手里鞭子翻卷扫过,卷住何斐的腰,将他带向自己身边。

何斐脸朝下趴在陈东珠的肩上,一直没动,也一直没有吭声,陈东珠心下一沉,那个书呆该不会是死了吧,她忙急声唤他,没有回答。她扳住何斐肩膀,将他的脸翻了过来,见他眉毛紧皱着,紧咬住嘴唇,脸色煞白煞白的,似是忍耐着极大的痛苦,这时她才发现他一只手紧紧的护住另一只胳膊,想是坠马时摔断了,他的额头也擦伤了一块,伤的不轻。

“还能起来吗,跟我上马。”陈东珠脸上的表情格外严肃,她不知道自己带这个伤员的情形下还能否从十个杀手的包围中逃脱。

何斐点头,无论身上摔得多疼,他都得忍着站起来。陈东珠扶他上马,黑衣人再次杀来,眼见长刀就要劈在何斐的身上,陈东珠侧身一挡,刀刃划破了她的背,她疼的“嘶”了一声。何斐大惊,“啊”的喊了一声。陈东珠将他推上去,自己回手一鞭子,狠狠地抽在那黑衣人的脸上,那一鞭力道甚大,竟将那黑衣人的一只眼珠抽的脱出眼眶。

陈东珠骑上马,手重重的在马股上一拍,胭脂得号,猛地嘶鸣一声,绝尘而去。陈东珠低伏着身子,觉得背后一片湿粘,想来那伤口应该很深。这时候何斐也顾不得胳膊上的疼痛了,他活了二十来年,如今竟是让个弱女子给自己挡了一刀。

“陈小姐。”何斐低低的唤了一声,他皱眉看着陈东珠的侧脸,见她挺直身子专心驭马,后背上的衣料已经被鲜血染红。他的心咚咚的跳着,这女子,这个差一点就成了他结发妻子的女子,每一次见面总是给他意外的震惊。她行事一向彪悍,可他现在却忽然觉得她的样子再也不可怕了,她是那样勇敢。

陈东珠赶回陈将军府时,天已经亮了。

这一路奔波,她几乎耗尽了全部的力量,加之失血过多意识已经有些涣散,当看到家门口熟悉的匾额,她紧绷着的那根弦彻底的断了,两眼一翻,彻底的昏了过去,身子软绵绵的歪向一边。何斐扶住陈东珠,张口大喊:“快来人啊,快来人!”

将军府的下人被呼喊声惊动,管家打着呵气走出来看看是何人这么大胆,敢在将军府门前闹事。一推开大门,他看到满身是血晕过去的陈东珠,吓得立马精神了,回头直呼:“不好了,小姐受伤晕倒了。”

管家一喊,府里的下人皆冲了出来,看到陈东珠晕着,有的人吓得直喊娘,很快几个手脚稳当的嬷嬷上来,抬胳膊的抬胳膊,抬脚的抬脚,把陈东珠给抬了进去。陈夫人看见女儿后背上的衣服完全被血染红了,不知道她究竟伤的如何,竟是晕了过去。

“快去请大夫来!”纵使陈将军久经沙场,看惯了断胳膊断腿的人,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成了这副模样,也是心疼的肝儿颤。府上一时乱作一团,等下人从外请回了郎中,这才算是稍稍安定了下来。

陈将军叫人请了三位顶有名的大夫来,除却晕倒了夫人,他家现在还有两个病号呢。

原本应该在宫中的女儿是怎么出宫的,且又为何跟何斐在一起,还受了如此重的伤呢?陈将军有一肚子的疑问,但他见何斐伤势也挺严重,便暂将心中疑云按下,人命关天,还是先给人瞧病要紧。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