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看小说

第十三章 虚惊

10个月前 作者:千叶桃花

第十三章虚惊

碧桃往浣衣局走,遇着人的时候就把头垂的低低的,不叫人注意到她,等走到没人处时,又撒丫子开跑。她正奉小姐之命去偷身太监衣服来,不知道是不是心虚的原因,总觉得去往浣衣局的那条路格外漫长,她背后也凉飕飕的,就好像有一双眼睛在偷看她一样,她忍不住每走几步路就回头瞅瞅,这一路上别提有多惊心动魄了。

小起公公不近不远的吊在碧桃身后,太子叫他注意明珠阁的动静,碧桃这丫头一出门就贼眉鼠眼的,满脸写着“我要干坏事了”,他立刻就跟了上去。谁知,这丫头似是察觉了,鬼精灵的走几步一回头。她一回头,小起公公就得躲,两人一路上躲猫猫,可把小起公公累个半死。

陈东珠叫碧桃假扮太监去给哥哥捎口信,而明珠阁里皆是太子耳目,碧桃信不过他人,只能从浣衣局里偷衣服。她偷偷摸摸的到了浣衣局,嚯,这里头还真是热闹,几十个宫女嬷嬷一起忙碌着洗洗涮涮,大家撸胳膊挽袖子的颇有干劲。碧桃绕了一大圈,看到奴才们的脏衣服随意的堆放在一处,她趁人不备时,从里面摸出来一件太监衣服。一抖落开一股酸臭味扑面而来,把她恶心的差点连隔天的饭都吐出来。

不行,不行。

那衣服太臭了,我得拿一身干净的。

碧桃捂着鼻子往晾衣处走,一走到那就傻了眼,洗干净的衣服整整齐齐的晾晒在绳上,每一处皆有人在忙碌着。她打量了一下,那里大概有十五六个人吧,她总不能在十几个人的眼皮子底下偷衣服啊。

后头跟着的小起公公见碧桃忽然停下了,开始原地跺脚,这才晓得她是想偷太监衣服。眼见那妮子就要失望的无功而返,小起公公二话不说脱了自己的外衫和宫帽丢在碧桃身后的走廊里,心念着,太子殿下,奴才可是对您尽忠了。

碧桃一回头,发现走廊里堆着一身太监衣服,瞧着还算干净,她眼珠转了转,寻思是哪个拿去洗衣的宫女不小心掉下来的,于是飞快的跑过去把衣服捡起来,拎着衣领子和胳肢窝处闻了闻,没啥怪味道,就将就着穿穿吧。她打定主意,往四下里瞧了瞧,发现没人,立马将衣服团作一团塞在怀里跑开了。

小起公公回到东宫时只剩下一身中衣了,李荇见他模样喷了一口茶,嗔道:“大胆,光天化日,如此衣衫不整。”

小起公公愁眉苦脸的,把事情原委告诉李荇,李荇噗嗤一声笑了出来,随即翻了他一眼:“德行,赶快去换衣服。”

碧桃得了衣服之后,陈东珠立刻就给她装扮上了,只是那件男性衣服太过宽大了些。陈东珠想来想去,把衣裳拽了拽,长出来的部分掐个宽大的褶,藏进腰带里,袖口处叫碧桃飞针走线简单的缝了两行,不细看却也看不出端倪来。肩膀腰身上宽松的地方垫了棉花,硬是将衣服给撑了起来,带上帽子,用面粉糊了耳孔之后,就彻底完工了。碧桃立在那,若是旁人第一眼看她,只觉得“这公公”看上去面庞白皙却是矮实魁梧的,仔细一瞅也不过是觉着身大头小,看着别扭却也揪不出什么毛病来,陈东珠终于放心的叫碧桃出门了。

换了新衣裳的小起公公依旧盯着明珠阁,见碧桃特敦实的晃着身子出来,只觉得自己的那一身衣服可叫她给糟蹋了。原本那衣裳穿在自己身上,呵,那叫一气派,被碧桃这么一折腾,简直就是个“腌菜缸”。

小起公公依旧不远不近的吊在碧桃身后,肩上背着个袋子,那里面装的是撒菱和飞镖,他心里直嘀咕,太子爷有令,碧桃姑娘若是要往宫外递消息,杂家可得帮衬着点,万不能叫事情败露了。他一路默默的护送着碧桃,眼见有护卫要绕过来了,就撒上一把撒菱,扔上一把飞镖,将护卫引走。

碧桃奔走于偌大的皇宫,遇着个岔路之后脚步逡巡着停了下来,前头那两条道哪一个是通往丹凤门的她竟是不知道了。

“哎呦我的姑娘诶,不带这么玩的啊!”小起公公看的心急火燎,这丫头不认识路了可怎么办,他不能上前去告诉她。他又焦虑的等了一等,趁碧桃不注意的时候迅速的移了一盆盆栽过来,将错误的那条路给挡住了一大半,他晓得若是全挡住怕是太假了。

碧桃一晃神,发现另一条路边上多了个盆栽出来,看着忒碍眼了,那盆栽有点挡路啊。她想了想,刚才究竟是有这个盆栽还是没有呢?她跟自家小姐一样迷糊,迟疑了片刻之后又像个没事人一样了,毫不犹豫的踏上了那条没有障碍物的路。

看着这一幕,小起公公忍不住擦了把汗,瞧他这差事办的,说出去谁信啊。

话说陈旷修远远地看见一个脚步慌张矮壮矮壮的小太监朝自己跑来,稍近了些才发现那太监竟然是碧桃假扮的。

“碧桃?”陈旷修看着小宫女“伟岸”的肩膀,忍不住伸手戳了两下,那叫一个软乎乎,想来碧桃这魁梧的身躯不是锻炼出来的,竟是养的肥膘啊!他忍不住看了看皇宫的蓝天,这宫里果真是养人啊,硬是把他家原本腰条纤瘦的丫鬟给养成了矮胖壮士。

“大少爷!”碧桃一路小跑,上气不接下气。

陈旷修看她这模样不禁皱眉说道:“你别光吃饭长肥膘啊,得运动运动。”呃,干活的丫鬟姑且胖成这样,也不知道自家那原本珠圆玉润的妹子养成了什么样,是不是从“东珠”变成了“肥猪”呢。陈旷修刚要问“小姐还好吗?”立马被喘过气来直起身子的碧桃给打断了话:“大少爷,小姐叫我给您捎口信儿来。”

“她说什么了?”

碧桃叽里呱啦把庄子里头的事都给说了,陈旷修听完大惊:“小妹在庄子里藏了个人?”还是个女人?还叫我去看看,如果那地方不稳妥就把她换个地方藏?

陈旷修拉着碧桃到一处背处去,神色严肃的问她:“你老实告诉我,你们主仆二人是何时干起了买/卖/人/口的勾当了!”

“哎呦我的大少爷,那女子是小姐友人,她二人义结金兰情如金姐妹!”碧桃见陈旷修云里雾里,又把那天游船发生的事情,以及小姐如何跟平哥结拜,又因何而将她藏起来的说了一通。

陈旷修觉得庄子里住着的是陌生女子,他一个大男人去安顿她不大合适吧,且那女子身份背景亦不单纯,竟是个春风馆的伶人,若是传出去对他的风评不好啊。他脸一沉跟碧桃说:“既是官妓也不能赎身,你们藏她一时有什么用,赶紧把人放回去。”

眼见陈旷修不肯去瞧那平哥,碧桃急的直跺脚:“大少爷,小姐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吗,她想要办的事可有办不成的?”

陈旷修一想,妹子脾气倔强,他若是拒绝了她的要求,指不定又要跟爹爹告状,于是一咬牙答应了。随即又问碧桃:“小姐在宫里过得好吗?”

这个问题着实把碧桃给难住了,小姐不受太子喜爱,整日跟太子吵架,夫妻生活很不和谐,应当是过得不好。可是皇后娘娘似是极其喜爱小姐,每日接连不断的赏赐,小姐过的可真是她想都不敢想的锦衣玉食的生活,除了太子以外,没人敢欺负小姐,这样想来小姐过的也挺好的。

“你个小妮子,快说话啊。”陈旷修见碧桃凝眉不语,以为陈东珠出了什么事,急的不得了:“若是珠儿不喜欢待在宫里,我就接她回家!”

陈东珠已嫁给太子成为良娣,娘家人岂是说接走就能接走的?碧桃生怕大少爷太护短惹恼了天家,忙道:“小姐日子过得顺风顺水,吃穿用度皆是最好的。只一方不太顺心,便是跟太子脾气相冲,言语不合时便会……便会……”碧桃踮起脚,够到陈旷修的耳畔,轻声说:“每当言语不合,小姐就对太子拳打脚踢。”

闻言,陈旷修勾勾嘴角,男人嘛不听话是得打,管他是不是太子,欺负我妹子就是不行。随即对碧桃道:“小姐性子耿直少不了与人结怨,你在一旁劝着点,若是吃了亏一定跟我说。”

“奴婢知道啦。”碧桃捎完信立马就要回明珠阁交差去了,她穿着这身太监衣服是要多不踏实有多不踏实。回去的路上依旧是小起公公暗中护着,中途没出什么岔子,只那一天宫里莫名的有了关于来无影去无踪的刺客的传言。

“哎呦小姐,您听说了没,这宫里头出了刺客,到处乱窜呢,您就不怕奴婢我跟那刺客碰上了?”碧桃是回到明珠阁以后才听说有刺客的,且那刺客好巧不巧的折腾过的地方跟她走过的地方怪近的,好像差点就碰上了。她想想真是后怕,红了眼圈,跟陈东珠撒娇。

陈东珠拍拍碧桃的肩膀:“放心吧,真来了刺客,小姐我保证把他打跑!”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