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看小说

第十二章 口信

10个月前 作者:千叶桃花

第十二章口信

被李荇一逼问,陈东珠心里也打起了退堂鼓。

她不知道李荇对平哥的心思于她而言究竟是福是祸。平哥带着罪臣之女的身份,充为官妓再难脱身,倘若现在的李荇可以救她脱离苦海呢?

所以当李荇来势汹汹的问起平哥的事情时,陈东珠的目光已有所松动。这个细节分毫不落的落入了随侍一旁的小起公公的眼里,而憋了一肚子火,想要来吵架的李荇完全没注意到这些。

李荇来明珠阁,跟陈东珠说不过三句话,两人就要大打出手。皇后娘娘有命在先,若是太子这边再捅什么娄子就要小起公公吃不了兜着走,于是小起公公眼见太子跟良娣又要扭打成一团的时候,立刻上前拉架,推搡之间挨了好几拳,也不知是谁下手恁的狠,把他的眼眶都给打青了。

“陈东珠你给我收敛点!想要撒野也不看看在谁的地盘上!”太子见有人拉架,愈发的猖狂起来。而陈东珠瞧着李荇那一副我是太子我怕谁的可恶嘴脸,脑子一热,轰轰几通乱拳,硬是把他没来得及骂完的话给怼了回去。小起公公见两人照这架势再打下去,受伤的定是他这个劝架的奴才,咬一咬牙,不管太子如何反对,硬是将他抗出了陈东珠的屋里。

李荇好面子,不想叫旁人知道他在明珠阁里吃了亏,一出大门,立马从小起公公的身上翻下来,整了整衣襟,脸色恢复如常,也不像先前那般骂骂咧咧了,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,该干什么干什么,小起公公见状嘴角忍不住直抽抽。

等回了寝宫,李荇鼻子一歪眼一瞪,手背到身后去,小起公公一瞧这个架势便知是太子动怒了,连忙跪下请罪,他快言快语,嘴里的说辞一套一套的,把李荇听的噗嗤一笑。小起公公见状,打蛇随棍上,轻扇了自己一个嘴巴,谄媚的笑道:“殿下笑了,笑了就好,莫要气坏了身子。”李荇见状翻了他个白眼,瞧这狗奴才的德行。

“殿下,奴才心有一计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听闻小起公公所言,李荇忍不住眉角抽了一抽,当初就是听了小起公公的“一计”他娶错了媳妇,如今他再要献计,他还真有点瘆的慌。等了半晌,方道:“讲!”拼了。

小起公公直起身子,俯到李荇耳边。他这一计不过是言明才刚看着良娣与太子谈话间反应,察觉良娣似有所松动,且陈良娣为人耿直爽快,是个毫无心机的。倘若太子殿下跟她胸有成竹的说自己已经探得那神秘女子的下落,良娣娘娘必然心虚,到时定会自乱阵脚。

“这招管用?”李荇对这狗头军师的计策将信将疑。

“也许管用?”小起公公本想拍拍胸脯应承,又一想这陈良娣不似寻常女子,中间万一要是出了什么岔子,他也是无可奈何的,于是说话间气势便弱了下来,也不敢把话说得太满了。

陈东珠吃软不吃硬,李荇却又不甘放低身段与她协商,两人硬碰硬僵持不下。李荇没有其他的办法,不得不死马当作活马医,只得先用一用小起公公的计谋。接连几日,李荇一准午膳的时辰跑到明珠阁里去大闹一场,陈东珠回回被他堵在饭桌上,饭吃了一半,人气个好歹,有无数次动了想要将那个贱人太子打杀的念头。

这日陈东珠一拍桌子,叫碧桃撤了碗碟,叫到:“姑奶奶今天不吃了,我倒要看看那个贱人什么时候再来闹!”

贱人?说的可是太子殿下?

碧桃忧心忡忡:“小姐,不吃午饭会饿坏了身子的。”

“你家小姐堵着气吃饭就不坏了身子吗,你不怕我被他活活气死啊!”说到李荇,陈东珠不禁激动起来,上一世她爱着李荇,满心满眼看到的全是他的好,这世抛开那些情呀爱呀的,她看的倒也清楚,只李荇那乖张的模样忒气人了,总把她气得脸色发白手脚发颤,真真是冤家对头。

碧桃见劝说不能,也乖乖的闭了嘴,想着若是太子老是这个样子刁难她们家小姐,她们今后可怎么在这宫里头混啊,实在不行只能修书一封给老爷,叫他想想法子把小姐解救出来才行。

陈东珠收了饭桌,没用午膳,严阵以待,等着李荇来了摩拳擦掌的再跟他干一架。眼见着日头偏西了,她的肚子饿的咕咕叫,这平时一向“守时”的太子却又不来了。“你说这厮怎么又不来了?”陈东珠这心里是说不出的恨啊。晚上的时候,她因为肚子饿,多吃了两碗米饭,又一下子给撑着了,躺在床上半天睡不着觉,小肚子圆滚滚的撑着,又要了碗消食的山楂汤这才睡下。

“小姐,明天咱们晌午还吃饭吗?”碧桃战战兢兢的。

“啧。”陈东珠咂吧着嘴,这吃与不吃她也很犹豫啊。自打头天晚上撑着之后,她这积食的毛病就没好利索,总是没什么胃口,天天都要饮山楂汤了。

李荇接连两日没来明珠阁,他这短暂的“消停”让陈东珠觉得是“暴风雨前的宁静”,他也许在酝酿着什么更大的阴谋。她为人磊落,最恨别人背地里使阴招,太子不来她又不能上赶着找他掐架,这等待的竟是如此焦急?陈东珠蹙眉,她承认,纵使重活一世,她心里的花花肠子也没那些个人多。

过了几日,太子终于又来了明珠阁,他登门而入的时候,陈东珠竟有一种“久违”的感觉,一察觉到自己那受虐的想法,她恨不得立马狠狠抽自己个嘴巴。尽管如此,她嘴上依旧不饶人的道:“哎呦,你又来了,这些天没什么动静了,我还以为你死了呢!”

“你!”李荇伸手指了指陈东珠的鼻子尖,他成功的被她挑衅了,但一想到小起公公教的那些话,又慢道:“本宫这阵子要办大事,懒得理你。”

大事?

你能办什么大事?

原本仰身靠在软垫上消食的陈东珠闻言,不自觉得坐直了身子,她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陈东珠性子冲动了些,一有些风吹草动便全然写在了脸上,李荇见她假装无甚在意,却又心紧紧悬着的忐忑模样就忍不住想笑。他按计划那般说:“你以为你将那女子藏起来本宫就毫无办法了吗?那日你游船,与什么人见面,约的又是哪些人,你以为真的无从查起吗?”李荇本来还想补充一句,爷已经找到你藏得小妞了,但小起公公说若要成功必须点到为止,不能演的太过火,于是他勉强收起表现*。再低头看陈东珠时,见她脸上转瞬即逝的一丝慌乱神色,不自觉的抿抿嘴,这个傻妞是中计了。

“你说找到了便找到了?那你倒说说看,她在哪啊?”陈东珠明知李荇是在诈她,但她心里就是没了底气,且不自觉得想要试探他说的话究竟是真是假。

“本宫凭什么回答你的问题!”本宫是太子,你问什么,便答什么,那多没面子。

李荇扬长而去,陈东珠却再也坐不住了,她打小就有这么个毛病,听风就是雨的,原本自己很笃定的事情,只要被别人追问了几次就立马没有底气了,有时候脑子糊涂的竟是连自己做没做都分不清了。她现下就是这么个情况,想到那日游船时从水上救了平哥,还打了什么秦公子,真是好大的动静,太子要是想查可不就是能查到了。

“碧桃,庄子里还妥当吧?”包了平哥之后,陈东珠就将她安置在陈家一处闲置的庄院里,这事是碧桃跟着她一起办的,中途除了照顾平哥的老妈子外,再没跟任何人接触过,也没跟家里人提过,就连跟她最亲近的大哥也不知道。

猛地被小姐一问,碧桃下意识张口反问道:“什么庄子?”碧桃不过见了平哥几面而已,纵使她跟小姐结拜了姐妹,于她而言也不过是个便宜小姐,哪里会把她的事往心里放,所以将她安置好了之后,她就没再想过她,倒把庄院里的事给忘了。

她这一忘把陈东珠吓了一跳。

“不行,我得想办法给哥哥捎个信,叫他替我看看。”陈东珠很着急:“碧桃,哥哥今儿当值,一会你就找他。就说我前些日子把友人接到庄子上住了一阵,叫他帮我去看看。”

“小姐,奴婢不敢去。”陈东珠为太子良娣居于内廷,而陈旷修为前朝官员,内廷前朝远远的隔着丹凤门不说,碧桃一个小小宫女岂是能在皇宫大内随便乱走的?

“你这身行头是难了点。”陈东珠打量着碧桃,不禁又想到了个更好的主意。叫她打扮成采买司的小太监,别说到前朝了,出宫都没问题。她一将这个主意说出来,立刻遭到了碧桃的反对:“我的好小姐,您是嫌奴婢命太长了吗,怎么还要玩那个极不靠谱的男装游戏啊。”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