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看小说

第九章 真相

10个月前 作者:千叶桃花

第9章真相

陈东珠一路上被人捧得晕晕糊糊的,进了房之后耳根子才清净了。她坐在柔软的大床上,手撑在床沿上,一不小心就摸到了床上铺着的什么枣儿啊核桃啊之类的,她虽然结过婚,知道那些东西是干什么用的,但仍旧不喜欢那些繁文缛节。就好比她上辈子被那一床的枣儿核桃硌的后背生疼,最后也没生出个一男半女来。想着想着她从被窝里摸出个核桃来,一掌拍碎,将核桃仁扔进嘴里,吃的香香的。

也不知是过了多久,总归是陈东珠将床上铺着的核桃差不多吃光了的时候,“咯吱”一声,太子推着门走了进来。他身上带着酒气,其实太子大婚哪敢有人闹洞房,李荇是因为得了心中的美娇娘,心情好,才多饮了几杯。他一看到床榻上盖着盖头,坐姿甚是规矩的女子,就觉得自己这几日的“苦”没有白吃。他往前走几步,脚底下传来“咯吱咯吱”的响声,有什么东西硌着鞋底。他低头一看,发现地上尽是些核桃壳的碎屑,看着核桃壳碎屑他觉得很奇怪,好像有哪里不对,却一时也没想明白是怎么回事,他也懒得多想,只要看着盖着盖头的陈东珠,这心就跟猫抓似的,哪里还想管那些核桃壳。

盖头底下的陈东珠捏紧了拳头,心里有一肚子的“委屈”,一想到上一世自己所经历的那些事,她就恨不得分分钟将这个负心汉捏碎,她将怒火忍了又忍,忍的整个人身子都在发抖。这一举动看在李荇的眼里,倒成了新娘子的不胜娇羞。他迫不及待的掀开盖头,陈东珠在荧荧的烛火中抬起头来,略略圆润的下巴,灵动的杏核眼映入李荇的眼帘,他看着眼前陌生的女子,忽的变了脸色。

这、这、这人是谁啊?

“你究竟是谁!”李荇大惊失色,怎的自己的新娘子就换了一个人。他无数次将陈东珠的面容同自己记忆中的琵琶女相比对,可惜这结果令他很是失望,纵使那琵琶女身材发福,也不该是眼前这个珠圆玉润的模样。

听到李荇的话,陈东珠的心是沉了又沉,她原本有一丝丝奢望,以为这个负心汉转了性,哪怕对自己是一时心血来潮也好,好歹也是有那么一丁点的喜欢。可事实上,他大闹喜堂,强娶了她不过他是认错了人,他依旧一点也不喜欢她。她的这桩婚事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大乌龙,纵然恨太子入骨,但眼下陈东珠的心里缺是很失落的。她不禁眼睫低垂,圆润的面上流露出一丝落寞,原来重活一世,他还是如此厌烦她,从未改变。

“大胆刁民,竟敢欺骗本宫!”见陈东珠低着头不说话,李荇勃然大怒,他看着陈东珠总觉得有些面善,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,但就是想不起来了。

陈东珠瞧着太子的模样,觉得他经历这么点小事便是如此失态,仿佛终于看清他扶不起的阿斗嘴脸,满眼的鄙夷。冷冷的对他说:“我是陈东珠,陈廷陆将军的女儿。”

“放屁!我见过陈小姐,根本不是你,是那天在船上弹琵琶的女子!”李荇气急,一时之间在宫外学的那些个脏话满嘴乱蹦。

听到太子骂人,陈东珠还是有些惊讶,毕竟上一世太子对她弃如敝履,根本懒得跟她吵架,更别提骂脏话了。

“那个弹琵琶的女人到哪去了!”李荇又问了一遍,他说不出的焦虑,前些日子为了陈东珠跟父皇大闹一场,受了好一顿皮肉之苦,差点去了半条命,可这辛苦换来的却不是自己心中所念之人,他怎么还能淡定得了。

说到琵琶女,陈东珠一下就想到了春风馆的平哥,想不到那一日李荇看到的女子竟是她。那日她不放心平哥独自面对春风馆见钱眼开的老鸨子,便出了重金将平哥在一处别院中包/养,好叫她免受/女票/客狎/玩之苦。

陈东珠与平哥结拜金兰,视她如亲姐妹,假使太子爱平哥,她本应该非常乐意为她保媒。只是她重活一世,知道太子的命定之人是莺莺良娣,只怕现在随了太子的心愿叫平哥入宫,只能满足他一时新鲜,待到他与莺莺相识的那一刻,他必定会将平哥抛诸脑后。平哥若是失了宠,必定孤苦伶仃,上一世陈东珠得家族庇佑尚且在后宫的尔虞我诈中殒命,出身卑微的平哥又怎么会受得住这些苦楚呢。陈东珠决定死咬牙关,拒不透露平哥的下落,不能将她往火坑里推。于是,她梗着脖子硬邦邦的说:“什么琵琶女,我不知道!”

“你!”李荇伸手指着陈东珠的脸,手因为整个人的盛怒而微微颤抖,他刚要张口大骂,陈东珠率先一步攥住他的手指,使劲一掰,咔嚓一声,指关节脱了臼。十指连心,李荇疼的满头大汗,嘴里的脏话毫无准备的变成了一叠声的痛呼,他终于想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陈东珠了,原来是在春风馆的后墙,那个打过他的娘娘腔就是陈东珠。怪不得他看着她的背影就将她认作是陈旷修了,原来她是他的亲妹子。

“大胆,你竟敢如此无礼!”李荇怒道。

“啊呀,抱歉,我一时手滑,还请太子多多海涵。我一个粗人平日里舞刀弄棒的,不是故意要伤了您的龙体的。”陈东珠咂了咂舌,从她的脸上看不出丝毫歉意,这个毫不走心的道歉叫李荇更生气了。

李荇把眼一横,瞪了陈东珠一眼:“君为臣纲,夫为妇纲。且不论你我如何成亲,我都是你的夫君,你应尊我为天,岂敢如此大逆不道!”陈东珠一身武艺,但李荇却仗着自己是太子,是她夫君的身份,非但不怕她,还敢对她颐指气使。

陈东珠的眉头越蹙越紧,袖中的手掌攥成拳头,修剪整齐的指甲将掌心硌破,她却像感觉不到疼痛似的。直到她听到李荇大放厥词说要重振夫纲,她脑袋里紧绷着的那根弦“啪”的一声断掉了。那个坐拥三千佳丽,却叫她独守冷宫的男人不配为夫,那个独享奢华,去逼她兄长谋反而枉死沙场的男人不配为夫,那个她深爱着,却害她命殒黄泉的男人不配为夫。她双目赤红,猛地腾身跃起,一手推着李荇的肩膀,一瞬间将他推翻在地,紧接着翻身而上,骑在他身上左一拳右一拳的往他胸口招呼。他是太子,不能打脸。

“你、大胆!”李荇痛呼,看到骑在自己腰上的女子眼含泪光,那看着他的眼神很不对劲,就好像是看到杀父仇人一般。那一刻他忽然慌了,觉得那个女人真有可能会杀了自己。于是,他拼命挣扎涕泗横流,惊慌失措的大喊:“来人啊,快来人啊,护驾!”寝宫门外落了锁,是入洞房之前,李荇特意吩咐的,叫下人不要来打扰他的洞房花烛夜,尤其是不允许太子妃来砸场子。几个小太监听到屋里的喊声,也没敢往坏处想,还以为是太子跟良娣“玩”的刺激了些,倒是碧桃听着太子的惨叫声,吓得脸色煞白煞白的,但她却不敢闯进去,只在心里祈求老天保佑,断不能叫自家小姐把太子给打死了啊。

“我是太子,你若是伤了我,我叫你陈家陪葬!”李荇被打的两眼发懵,等遭受了几轮“家暴”之后,才想起来搬出自己的“官二代”身份来压陈东珠。听到太子二字,陈东珠的眼里这才恢复了往日的清明,是了这个负心汉是太子,她不可不能把他给打死了啊。

李荇受到不小的惊吓,挣脱魔爪之后,立马逃得远远的,生怕陈东珠一言不合又动起手来。他跑到门口,使劲的推了推门,想出去。锁死的大门硬是纹丝不动,他大喊:“来人,快开门,我要出去。”下人们一听有动静,都躲的远远的,就怕太子误会他们偷听他的“好事”,李荇唤人无果,懊恼的踹了大门两脚。回头看看气鼓鼓的坐在床上的陈东珠,她脸上仿佛写着“你怎么还不快滚”。他也想走啊,这不是没办法吗,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,那锁恐怕明一早才有人来打开。

“额,我今晚先在你这将就一下。”李荇说话时觉得很尴尬,不自觉的摸了摸鼻子,他刚被陈东珠打完,但是眼下还不能逃离这个屋子,不得不继续跟她相处。未免那个粗鲁的女人继续动粗,他只好跟她处以君子之道。见陈东珠脸上没什么反应,他又说:“事先声明,我们井水不犯河水。明儿一早我就奏请父皇,同你和离,我没动你一根手指头,从此以后婚娶是各不相干啊。”

“和离就和离。”听到这话,陈东珠心里却没有多么轻松,若能与李荇和离,放她归家远离宫廷生活,当是再好不过,但事情果真能如此顺利?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