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看小说

第五章 定亲

10个月前 作者:千叶桃花

第〇五章定亲

自打陈东珠跟陈旷修说自己中意何斐之后,陈旷修看何斐便越看越顺眼,瞅着他从头到脚都像是自家亲戚,于是他旁敲侧击的打探何斐的心思。何斐心思缜密,在画舫上时便看出了陈东珠的心思,陈东珠虽面容姣好,却是行事彪悍许多,最重要的是她没怎么读过书,跟何斐实在是没有什么共同话题。

“陈小姐天人之姿,何斐不敢痴心妄想。”未免夜长梦多,何斐很明确的向陈旷修表了态。心中有喜欢的人,便立即邀人游湖,后又请了兄长代为说媒,何斐心里觉得陈东珠表现的太大胆,完全没有女子的娇羞,他很清楚自己的心意,这样的女人再美丽他也不喜欢,根本就不是他的菜。

“是我唐突了。”陈旷修微微一笑,心想既然劝说不成,那就只有硬逼了。巧取豪夺,才是他陈旷修的作风。

当晚何斐便被自己的老子叫进了书房里,与他聊了聊他的婚姻大事。何斐一听,跪在地上:“父亲,孩儿不想娶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为妻,这样对她对我而言都是不公平的。”

“胡闹,婚姻大事全凭父母做主!”何成章一拍桌子,把何斐吓得一抖,随即严厉的说道:“此事就这么定了,你择日去将军府求亲吧。”

“父亲!”何斐长跪不起。

何成章叹息一声:“儿啊,就怪你爹没本事,得罪了当朝国师韩漓月,若不是陈大将军说情,你爹我早就死了。如今我们欠了陈家一个大人情,他们让你娶陈小姐,你娶了便是,又不是入赘陈家,有什么好怕的。男子汉大丈夫,能屈能伸。”

何斐无言,想不到陈东珠为嫁自己竟是使了这番手段。她陈家势大,咄咄逼人,他也只好屈服了,如同爹爹说的那样,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,不过是娶个悍妇而已,十八年后他还是一条好汉。

将军府中,陈东珠见哥哥回来,缠上去问他关于何斐的事情。

“哥,那小子怎么说的?”陈东珠对陈旷修逼婚之事毫不知情。

“他呀,很乐意娶你啊,高兴地不得了。”未免妹妹难堪,陈旷修并没有说出他跟老子一起上何大人那去逼婚的事情。

“我就说嘛,我长得这么漂亮,他怎么能不喜欢我。”陈东珠美滋滋的,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下,只要与何斐定亲,就不用参加端午宫宴去选秀了。

皇宫里,太子李荇向小起公公问起画舫之事。那么大一艘画舫并不难查,小起公公稍稍一问便知道那是陈廷陆大将军家的画舫,于是对太子说:“那日殿下见着的是陈家的画舫,船上的女子想必是陈小姐了。陈廷陆大将军只有一女,名唤东珠。”

“陈东珠……”李荇喃喃的念着嘴里的名字,觉着“东珠”这名儿跟那日见到的聘婷身影不大相配啊,他觉得那样凄楚婉约的女子是不是名字里得带个什么“楚”啊“月”啊的。

“殿下?”小起公公察言观色,似是看出李荇心有疑惑。

“你说这个陈小姐,是不是旷修的妹妹?”

“可不是吗,这陈小姐啊,是陈大人同父同母的亲妹子,亲的不能再亲了。”小起公公道。

“这样那就好办了啊。”李荇一拍大腿:“我有几日没找陈兄出去喝酒了吧?”

“额,那不是殿下您伤了脸,觉得没脸见人才没敢找陈大人的吗?”小起公公快言快语,一下说出了李荇的痛处。

“大胆!”李荇横鼻子瞪眼睛的,小起公公赶紧闭了口,这祸从口出啊,再说下去估计就要挨板子了。

太子找陈旷修出去喝花酒的时候正赶上陈旷修跟何斐下棋呢,于是他一道把何斐也给捎上了。这何斐可是将来要做自己妹夫的人啊,陈旷修怎么能让他去逛窑子呢,于是帮着他跟太子请假了。若是按照往常,何斐这谦谦君子一定会一口回绝的,但今日他特别特别想在陈旷修面前表现的渣一些,好让他觉得自己不是个好东西,而知难而退。

“何斐啊,你个假正经!”太子使劲儿拍了拍何斐的肩膀:“这天底下哪有男人不爱美人的!”

“殿下说的极是,何斐不敢不识抬举。”何斐跟李荇拱了拱手。李荇一听,何斐这小子是答应跟他一道喝酒了,还挺高兴的。陈旷修心里就不那么乐意了,觉着何斐平时挺乖的,今儿个怎么就反常了,难道马上要娶媳妇了,太兴奋了?

陈旷修不想叫何斐去喝花酒,于是说:“哎哎,何斐老弟,你就别去了,不是答应了我妹子明个儿教她下棋的吗,喝醉了明天还怎么出门啊。”

“陈兄放心,小弟明日定不耽误小姐的学习。”何斐面带微笑,大有一种我即使醉死了也能爬起来教人下棋的架势。

而太子一听陈旷修说自己的妹妹立马把眼珠子放亮了,跟何斐勾肩搭背的,偷偷问他:“你认识陈兄的妹子?”未免何斐怀疑,太子还特意迂回的说是“陈兄的妹子”而不是“陈小姐”。何斐眼珠子转了几转,想到太子在外的名声,太子就像是逐臭的苍蝇,哪腥他就往哪叮啊。他何家不比陈家,被逼婚不能推拒,但这陈小姐若是被太子抢了可就不关他的事了,毕竟他一小老百姓不能跟天家斗不是吗。何斐心生一计,故意跟太子夸大了陈东珠的事迹:“这陈小姐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名动帝都的美人啊。在下成为陈小姐的围棋老师,真是修来的福气。”

一听何斐的描述,李荇不禁又想起在碧水湖畔瞧见的娉婷的身影,何斐说陈东珠小姐是名动帝都的美人呢,他这心就跟猫挠似的,恨不得马上就把这陈小姐搞到手。

因何斐不想娶陈东珠,下聘之日一拖再拖,径直拖到了四月底。陈东珠在家听说何斐要来下聘,急的满屋子乱转,觉着两家之间的路程怎么那么长啊,这何斐许久还不来。在何家,聘礼已经在何成章大人的操持下准备齐全,因陈大将军身份显赫,他何家不敢怠慢,所取聘礼隆重奢华,鸿雁、对戒、布帛之物一样不敢少,样样皆是选取最好的。

何斐给祖宗烧了三道香,祭祖本是纳吉之前的必要活动,求祖宗保佑子孙婚姻美满,他却在烧香时念叨:“祖宗保佑我娶不到陈小姐。”吉时一到,何斐便跟媒人上路了,这一路上他心紧紧地悬着,就好像是要上战场一样。

到了将军府之后,何斐按照习俗给新娘家长辈见了礼,其后便是“请期”之仪。陈东珠躲在围屏后头竖起耳朵听着厅堂里的一举一动,何斐将婚期拖延到最长,跟陈将军说:“五月初八是良辰吉日。”陈将军一听,初八好哇,吉利日子。可陈东珠却沉不住气了,这何斐真是的,竟将婚期拖延一月,五月初八日子虽是吉利了,但却是在五月初五端午宫宴之后,这叫她如何安心。于是陈东珠走了出来,坐在大将军身侧的椅子上,跟何斐说:“一个月后才行大礼,是不是稍微晚了点?”

何斐正在喝茶,听陈东珠这么一问,端茶杯的手都抖了起来。这陈小姐是多么急嫁啊,连这几天都等不了了吗?他忽然觉得也许自己看上去很“可口”,而这陈小姐当真是如狼似虎,恨不得立时将自己吞下去的模样。

大将军平日对女儿管的是宽泛了点,但也受不了这等倒贴的行为,他的老脸都给丢尽了。于是他将茶杯往桌上重重一撂,对陈东珠大吼一声:“放肆!”

陈东珠缩了缩脖子,知道父亲生气了,也不敢再说什么。她小时候调皮时,没少吃了鞭子,如今若是当着未婚夫的面被爹爹一顿好抽,那她的脸还往哪搁,婚后还怎么重振“妇纲”。

“还不滚回去!”陈将军横鼻子竖眼睛的。

陈东珠灰溜溜的逃了,寻思着五月初八就初八吧,好歹是订过婚了,大不了宫宴上扮丑呗,反正太子好美成性,不见得会看上她。

自定亲之后陈东珠在家中消停不少,她想着何斐是文人,好附庸风雅,所以投其所好请了师父教她刺绣女红,以免将来到了婆家露了丑。只是这短短一月的日子,她临阵磨枪,无论使出什么技巧,那舞刀弄棒的手也搞不定这细细的绣花针。

东宫之中,小起公公给李荇带来了太后的旨意,大致说是太子已经成年,是时候选妃了。若是以往纳不纳妃对李荇来说影响并不大,女人嘛只要够美就行。但他自打在碧水湖畔瞧见了怀抱琵琶的平哥之后,整个人就跟害了相思病一样,对她朝思暮想,甚至萌了一种此生此世哪怕只娶她一人也好的念头。

“选什么妃,不选不选。”李荇烦躁的摆摆手。

“殿下,据说端午宫宴上适龄未婚女子皆入宫参加斗香盛会,皇后娘娘会在一众女子中为您挑选合适的太子妃人选。”小起公公说道。

“嗯?”李荇眼珠子转了转:“这么说陈大将军家的女儿也会参加了?”

“错不了,陈小姐还未出阁呢,据说小了您三岁,属蛇的。这金蛇盘兔越过越富,您跟那陈小姐可是天作之合。”小起公公笑着说。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