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看小说

第3415章

8天前 作者:零点浪漫

这些人常年生活在大明统治区,与海汉没有太多联系,自身又是当地有权有势的人物,不管是要拉拢或者胁迫他们,对张千智来说都不是易事。

而这花名册上整整齐齐的“低可信度”评价,更是给张千智提前敲响了警钟。如果张千智主动去联系这些人,对方虚与委蛇、推脱干系都是小事,要是假意配合,向海汉提供不实情报,甚至是设下圈套诱捕海汉官员,那可能就会导致

很严重的后果了。

何夕并没有向他明示,要如何执行这项任务。这虽然给了他极大的行事权限,但同时也是在考验他的办事能力。

要确定这些人的真实想法,首先得与他们取得直接联系,才能有机会了解他们对当前局势的看法和态度。

从何处着手实施,就成了张千智目前要解决的首要问题。

张千智再次仔细研究了这份名单上每个人的个人情况,最后从中圈定了三个重点人选。其中两人是商人,分别位于滇、黔两地。根据花名册上所记录的个人情报,他们名下的生意繁多,虽然地处内陆,但其中不少仍与海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

张千智认为或许可以通过贸易渠道,与这两人取得联系。而且商人重利,对其许以好处,或许便能让其替海汉办事。

而大大小小二十余名官员当中,张千智只选中了一人——赣州府的知府项淳夫。

资料显示,项淳夫此人生于1611年,广东惠州府人氏。他因家境贫寒,年少时便离开家乡到广州谋生,于1627年被当时成立不久的海汉驻广办招募。时任驻广办二把手的何夕,看中了项淳夫念过私塾有些文化基础,便将他安排到自己手底下做事,还把他送去了广州本地的书院接受教育,打算让他多点学

问之后,便慢慢传授海汉的各种高深知识给他。这项淳夫也的确是个读书的料,去书院进修后,居然很快便通过了县、府两次考试,成为了童生。次年在广州府的院试中又中了秀才,拿到了参与乡试的资

格。但项淳夫对海汉所倡导的理科教育全无兴趣,对四书五经却能做到无师自通。何夕长期观察之后,认为此人虽然有些才华,却不太适合海汉的人才培养体系

,便将他纳入了无间计划的人选。

为了能让项淳夫顺利在大明入仕,何夕特地给他重新塑造了身世经历,彻底抹除明面上与海汉的关系,为此甚至专门将他送到江西去参加科举考试。

项淳夫倒也没有让何夕失望,后来竟然真就凭本事中了举。何夕决定将计划延续下去,便出钱送他去京城念国子监,等待参加会试。虽然项淳夫在接下来的会试中没能再考出名堂,但他拿到国子监监生身份后,便可以走“历事为官”的流程了,即由吏部以观政的名义分配至各级衙门打杂,

实际上就是岗位实习,之后就等着补缺了。

到了这一步,何夕能为他做的事情已经不多了,顶多也就是多掏点钱替他弄个好一点的补位职务。

1633年海汉军在东海宫古岛剿灭十八芝余孽的时候,项淳夫终于等到了分配,被任命为江西某县的主簿。虽说主簿的地位不高,在县衙里是次于知县、县丞的三把手,但项淳夫总算是成功踏入了官场。而此时距离他在广州被海汉招募,已经过去了足足六年时间

。由此可见,何夕这无间计划的执行周期的确长得可怕,一颗棋子布下去,没有个十年八年,根本不可能见到什么成效,而这期间棋子却要一直消耗海汉的资

源,可谓性价比极低,所以当时也未能获得执委会的大力支持。项淳夫进入官场之后,对海汉的依赖也是跟其他人一样,随着职位的提升逐年降低。而他为了避免早年与海汉的关系影响到自己的仕途发展,也是主动减少

了与何夕的联系。

当然了,何夕并不是什么纯良之辈,这样的变化也在他的预料之中,所以在何夕手里,依然掌握着一些能够证明项淳夫早年经历的证物。比如项淳夫在驻广办当差时领饷钱留下的签名画押,在广州的书院进修时的学费收据等等。这些证物足以证明,项淳夫曾与海汉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,一旦

曝光,当然也会对他在大明的仕途造成不可挽回的负面影响。

不过项淳夫只是有意疏远保持距离,却并未公开背叛海汉,也没彻底断绝往来,何夕也没有必要动用这些证物去威胁他。资料显示,项淳夫仍与安全部保持着每年联系一次的频率。虽然这种联系仅仅只是象征性的书信往来,即海汉这边寄过去一封信,项淳夫收到后,仍会按照

无间计划的约定,回复一封没有称谓没有署名的暗语信件,表示一切安好。

项淳夫这颗潜伏在大明官场的棋子,可能仍在等待何夕唤醒,但也可能只是敷衍,说不定真给他下达指令的时候,就不会得到有效执行了。

但像他这样愿意与安全部保持联系的棋子也已经很少了,更多的是对安全部的信毫无反应,似乎只要断绝联系,就可以彻底摆脱来自安全部的控制了。除了这个原因之外,张千智选择项淳夫作为试点还有另一层考虑,那就是项淳夫目前所在的赣州府,正好位于海汉控制下的广东、福建交界处,要进入赣州

活动也比较方便。

万一有什么事,还能从福广两地就近调集人手支援。如有必要,甚至能让惠州、潮州、汀州三地直接出兵。

不过张千智也没打算一上来就以身涉险,他还是要按照标准的操作流程,先送一封信过去,告知项淳夫在近期安排一次会面,然后看看对方的反应再说。张千智说干便干,当即铺纸磨墨,给自己选中的三人各写了一封信,装入信封后盖上特制的火漆印章,然后命人将这三封信尽快发出。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