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看小说

第3413章

2个月前 作者:零点浪漫

张千智在何夕手下做事已经快三十年了,两人的关系当然不只是工作上的上下级而已,张千智将何夕当作亦师亦父的存在。而外界则将张千智看作何夕的得意门

生,未来接管安全部的不二人选。

虽然目前龚十七的接任顺位似乎排在了张千智前面,但以龚十七的出身、经历和年纪,就注定了他只能是一个过渡人选,即便接任也不会长期执掌安全部。而张千智打小就跟着父兄投了海汉,属于在双色旗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,从小接受海汉正统教育,根红苗正,不管是生活习惯还是思想观念,都跟穿越众几

乎无异,与众多高层官员及穿二代子弟也都有着相当不错的私人关系。

在很多人的意识中,甚至根本就没将张千智视作归化籍,而是将他当作了穿越众群体中的一员。

张千智心思聪颖,知道何夕一直是将自己当作接班人在培养,未来这部长之职肯定是要传给自己的,而且这种局面在近些年来越发明显。

这期间不是没有人尝试挑战张千智的地位,但因为差距太大,几乎无法对张千智造成威胁,何夕也从未插手过这方面的事。而这次居然出现了能引起何夕重视的竞争对手,也算是十分少见的情况了。张千智知道何夕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,当即也收起了轻视之心,向何夕请教

该如何应对。何夕沉声道:“首先你要清楚,你与竞争对手之间的优劣势对比。石迪文把曲胜峰推到台前,肯定不会是为了主动给你当陪衬,曲胜峰的实力不见得比你强,

但我认为他必然会有某些你所不具备的优势。”张千智思忖片刻后应道:“大人,曲胜峰身处新都杭州,今后与执委会接触的机会非常多,而三亚如今已经成了副都,我说什么做什么,恐怕都不会像以前那

样得到执委会各位大人的关注了。”何夕点点头道:“远离权力中心,这的确是你目前最大的劣势。曲胜峰的表现机会,应该会比你多得多。假以时日,执委会有可能会给予他更多的行事权力。

张千智道:“那我该怎么做才好?”

何夕笑道:“我看你只能想办法立下不世之功,才能继续得到执委会的青睐了。”张千智道:“如今南海形势稳定,能给我们制造麻烦的对手已经不多了。倒是杭州那边,龚十七去了就遇上了刺杀执委会的大案,像这种送上门的功劳,我在

三亚恐怕是很难等到了。”

何夕道:“杭州刺杀案,本就是做局引大明出手,这可不是什么天上掉下来的馅饼,我是担心你身在局中处理不当,所以才让龚十七去。”

“让你留在南方,是打算把另一件任务交给你去完成。如果做得好,那必是一份天大的功劳,足以让你在合适的时候成为安全部的掌舵人。”

张千智连忙躬身应道:“请大人指示!”

何夕没有立即公布任务内容,却是话题一转说起了往事:“当年你跟着我们去驻广办的时候,还是个少年,那时候的事你还记得吧?”

张千智笑道:“记得,当然记得。大人那时候常教育我,遇事多动脑,多思考,不可冲动行事,这些年我都一直记在心中。”

何夕道:“那你还记不记得,那时候我跟你提过一个计划,名为无间。”

张千智点头应道:“派人到大明境内长期潜伏,扶持他们成为有影响力的上层人物,待时机成熟时,再利用他们的身份和权力,策动所在地区投靠我们。”

“不过这个计划耗时甚久,投入和风险都不好控制,后来不是搁置了吗?难道大人您还是悄悄启动了这个计划?”何夕道:“相比战争,这个计划的投入和风险其实都还算比较小,只是周期很长,收获也不可控。不过作为长期布局,我还是动用了一些资源,让这个计划得

以实施。”“布下去的棋子,的确有很多因为各种原因成了废棋,但也有一些棋子布对了地方。早些年我国拿下两广沿海州府的时候,没有爆发大规模的战事,很多地方

都是和平过渡完成交接,其中就有这些棋子立下的功劳。”

张千智恍然道:“所以那时候得到执委会任命和嘉奖的投诚官员,其实有些人是暗中效命于大人?怎么我从未在安全部的名册上见到过这些人?”何夕道:“考虑到他们所处的环境,这些人从一开始就不在安全部的编制中,这样即便过程中出了问题,也不会牵连到安全部。而且这些人并非情报人员,他

们投诚之后,不用进入安全部任职,还是继续干他们的老本行。”张千智道:“那大人要交给我的任务,莫非是要实施新一轮的无间计划吗?可如今大明颓势已显,我国今时今日的军力,与当年也不可同日而语了,用兵的效

率或许会比无间计划更高。”何夕道:“当年敌强我弱,所以才会用这种收效缓慢的方法去对付大明,现在当然用不着了。我想说的是,无间计划埋下的种子还有很多尚未启动,到了该收

成的时候了。”

“但我现在没有足够的精力去操作这么多的棋子,所以我打算让你来接手,去跟这些棋子取得联系,然后看看怎么利用他们的影响力来取得收益。”

张千智道:“您布下的这些棋子在何处?”

何夕道:“滇、黔、湘、赣都有……”

张千智愕然道:“大人,您不声不响布了那么大的局,连我都一直瞒着,可真是太厉害了!”

何夕道:“时机不成熟,告诉你也无用。”

张千智追问道:“那执委会可知此计划?”

何夕点点头道:“知道一点,但不多。我当年提过一嘴,但时间长了,大概所有人都忘了这档子事了。”

张千智道:“所以您是连执委会也瞒过去了!”何夕道:“我可没主动隐瞒啊,只是执委会从来没过问而已。”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