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看小说

509.Chapter 509

5天前 作者:顾几

六月中旬,英格兰南海岸的初夏,比伦敦温暖。度假的人还未多起来,这里的海岸线并不绵长。每年夏季所要迎接的游客远远比不上真正的度假天堂。

派崔克喜欢这样的悠然。他期待记者们最好再晚一点发现他和她的踪迹。他躺在细细的沙滩上,透过墨镜看着她和她的方向。

佐伊太喜欢海了。缇娜也太喜欢海了。

派崔克突然摘了墨镜,世界突然有了色彩。阳光之下,碧海蓝天,他的姑娘和他的斗牛犬嬉笑追逐着。她手里有个小小的橄榄球和一个小小的网球。橄榄球,佐伊是叼不回来的,那是一会儿他会陪她玩的。派崔克从冰桶里拿了瓶啤酒,打开灌了一大口。风轻轻吹过,将会是最美好的一个夏天。他想着,仍然看着她们。微笑在他脸上荡漾开。

陆灵跑累了,望向男人所在的方向。噢他又在喝啤酒了!

“这个夏天过去你的肚子将会和莱昂一样!!”陆灵一边往派崔克的方向跑一边朝她喊道。仿佛是在附和她的话,佐伊跟着叫了好几声。她于是又回头跟佐伊说,“好姑娘。”不过其实她知道他每天都保持着相当的运动量。现在他裸着上/身半躺在那里,性感极了。

派崔克懒懒哼了一声。他半眯着眼,她已经跑到了他身前。他拍了拍身边的位置,让她坐下。尽管从这个角度欣赏到的景色同样美不胜收。他喜欢她比基尼的颜色,蓝白条纹,好像球衣。那细细的带子,随意的几片布料,裹着世间最美好,跑过来时一直晃动着,他刚才就在想她应该每天穿成这样在他面前。当然,那太贪婪了。派崔克的视线下移,女孩儿的腹部线条优美,可惜她没有脱掉牛仔短裤。他知道她里面穿了什么,她应该脱掉牛仔短裤,尽管包裹着她的臀部很诱人。

派崔克用手背碰了碰她的脚踝,“过来。”佐伊竟然学着他,用舌头舔了舔她的脚踝。她一瞬间笑了出来,可能是痒痒。然后她坐了下来。

陆灵刚刚坐下,还没来得及喝口冰啤酒,男人的身体就欺压上来了。她就知道。她就知道。“让我喝口啤酒,派特。”他歪着嘴笑了笑,自己拿起啤酒饮了一大口,然后就凑到了她的嘴边。“我不准备说你恶心!但我要喝冰的!”陆灵声音微微扬起。他耸耸肩,吞下了口中的啤酒,把冰啤酒给她递了过去。之后双手仍是放在她的两侧。随时准备扑倒她。佐伊看上去认为这种时候绝对不能缺了自己,她于是蹦到了两人之间。陆灵听到男人叹息了一声,“我就知道不该带她来。”

陆灵又抿了一口啤酒,侧过脸笑了。

派崔克接下来的动作很连贯。他先拿起网球,而后叫了一声佐伊。佐伊注意到他手里的网球,跃跃欲试。网球被丢的很远很远,派崔克看着佐伊奔跑的身影,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再而后,他拿走了女人手里的啤酒,吻住了她。

啤酒的苦涩是短暂的,很快只剩甘甜,以及炽热的**。热吻如同烈日,唇舌缠缠绵绵,她不断地从喉咙里发出诱惑他的声音。他原本并不打算更进一步,现在他的手已经去到了很隐蔽的位置。她推了推他,他不为所动。她又推了推他,他缓缓离开她的红唇,转向她柔嫩的脖颈,“把牛仔短裤脱了,缇娜。”他说着手已经伸向了那里。

陆灵推开了男人。“佐伊在这儿。”她轻声说。

事实上,佐伊早就回来了。叼着网球可怜巴巴地望着莫名其妙的两个主人。

派崔克又叹了口气,然后笑了出来。他看着她的眼睛,阳光下她的眼睛也是半眯着。“我们回去?”

陆灵摇摇头,“我想游泳。”她说着从沙滩上爬了起来,脱掉了牛仔短裤。派崔克没来得及拉住她,漂亮的身体就奔向了大海。她又回了下头,朝他喊道,“过来,派特。”

还用得着犹豫吗?派崔克在她喊之前已经向她跑了过去。

海水很清凉,海水也很干净。海水包裹着彼此的身体。佐伊远远地在海滩上望着他们。

“现在佐伊什么都看不到了。”派崔克一只手搂着她的腰,另一只手去了其他地方。

“我不喜欢这里。”陆灵嘟哝着,但没拒绝他的触碰。她勾着他的脖子,笑话他,“你能不能不要总是拿那根棍子戳我?”

派崔克笑了出来,凑在她的唇边,声音愈发沙哑,“噢,dirtytalk,我喜欢。”

“不,不是dirtytalk,我是认真的。”陆灵说着环顾四周,眉头也皱起来了些,“或许五百米外的什么地方有人正拿着长镜头对准我们。”

“我不担心,我身材很好,尺寸也很好。你就更不用担心了。”

“嘿!!”

派崔克含住她的嘴唇。过了几秒,他放开了她,声音透着点不满,“说好了性/爱马拉松,你总有这样那样的理由溜走。”

陆灵瞪大了眼睛。“你告诉我,从欧冠决赛结束到现在,我们除了做/爱,还做什么了?”

派崔克抿着嘴不说话。过了会儿,他又碰了碰她的唇,闷闷吐出两个词,“不够。”

“你是monster,我又不是。”

“所以需要多练习。”

“你不是认真的吧?”

“我看上去像开玩笑吗?”

“真的不够?”

派崔克摇头。

“那我们现在回去?”

派崔克又高兴了。

他们回到沙滩上。湿湿的脚下是细密的白色沙滩。派崔克拉着陆灵的手,海风拂动她半湿的发。他回了回头,南海岸仿佛是另一个国度,不属于英格兰的气息忽地扑面而来。远处,在蜿蜒的海岸线附近,船只出没,海面如蓝绸般律动出变幻的色彩。这样的夏日永不结束该多好。

“我爱你,缇娜。”

“我也爱你,派特。”

佐伊叫了几声。

“我们也爱你。”派崔克和陆灵一起跟斗牛犬说,然后他们相视一笑。

“一会儿再来游泳?除了游泳还想做什么?”

陆灵琢摸着,“我们去沙滩挖个大洞,把我埋起来?我很久没有被埋进沙子里了”

派崔克笑的差点跌倒在沙滩上。然后,他一把扛起姑娘,拍打着她诱人的屁股,“你心里不仅住着一个小女孩儿,还住了一个调皮的小男孩儿吧。”

陆灵叫喊着:“放我下来,你又这样,我很难堪!!”

****

缠绵了一整个下午和傍晚,落地窗外仍然光亮。但似乎离日落很近了。陆灵望着外面,她觉得自己身体的每一处都没力气了,就这么懒懒的、懒懒的躺着。她亦感到快乐。她思绪飘在空中,又飘去了海上。男人在她身后抱着她,亲吻着她的肩头。他的声音突然传入她的耳中,“在想什么?”

“夏威夷的日落。”

她感到放在自己腰间的手一紧。他仍然在亲吻她的肩膀,带着一点点啃咬,她听到他说:“那年夏天,我在这里一个人看了很多次日出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总要到那时候才能睡着。有时候日出了也睡不着。”

陆灵转过头,他脸上的忧伤稍纵即逝,实际上他幸福地笑着,她吻了吻他的唇。“你今天陪我看日落,我明天陪你看日出。”

他也吻她,温柔答应,“听上去很公平。”

她站在落地窗前,望着远处的海面,他握着她的手。他们一起看着那轮绝美的红日一点一点落入海里。但他们都知道,不用太久又会从另外一边升起。

日出的时间很早,不到五点。窗边的两个人都在打哈欠。

“所以说做一些罗曼蒂克的事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,比如好的睡眠。”陆灵说着又打了个哈欠。她想,她真的很需要一个好的睡眠,要不然她应付不了这个monster。

派崔克把她抱到了怀里。“值得的。”她没再说扫兴的话。他们静静等待着,直到天边泛红。

****

陆灵再次醒来已经是中午。她身边,男人还在熟睡中。她撑着脑袋看着他的脸。他不喜欢被叫漂亮男孩儿,但是他的确蛮漂亮的,她想着,想着,忍不住亲了亲他。明明还在熟睡中的男人马上就醒了。陆灵有些抱歉,他却一点也不在意。他闭着眼笑着,翻身把她压到身下,在她耳边说着世上最动人的情话。他们又开始做世间最亲密的事。

结束后,他们一起做pancake,嘲笑彼此的厨艺,佐伊在他们腿间穿梭着。

“你没有按照食谱来!”

“没事,相信我,缇娜。”

“那不好吃怎么办?我们昨天烤坏了的羊排还没扔,还有前天”

“如果再失败,我打电话叫我的厨师来。我们整个假期都不要进厨房了。”

“好吧。派特,你能不能有一分钟不碰我?”

“不能。”

好消息是这次pancake做的很成功,也许还是说不算太差比较精确。他们享受完自己做的食物,又要面对另外一件他们不擅长的事情,洗碗。

派崔克其实不讨厌洗碗,只要她在他旁边好好待着。否则,他才不洗碗。但她没待几分钟,她就说今天必须得答复一些事情了。于是剩下的每一个盘子对派崔克来说都很艰难。

这一周,他们从巴塞罗那到伦敦再到伯恩茅斯,他们并未聊最重要的那件事。他知道她还没有想好,他也知道她一直跟史蒂夫有联系。他始终知道,合适的时候她会主动来跟他谈。

“派特”

也许,就是现在。

派崔克关了水龙头,转过身,手上还有泡沫。

“我决定接受英格兰国家队的邀请了。”

派崔克没有说话,他直接把她抱了起来,蹭了她一身的泡沫。

“还有件事。”

派崔克听这声音,预感不太好。

“菲尔刚发信息告诉我,他带着缇安娜来这儿了。他说他不住车库。”

“不!!”派崔克反对。

陆灵催促派崔克把她放下,她总算被放下了。她叹了口气,“我原本也这么说,但他说来给我们做烤肉”

“可以。”派崔克想了下,又道,“但他只能住一晚。明天必须离开。你别担心了,一会他到了我跟他说。”

当天稍晚时候。

“本说他在伯恩茅斯也买了一幢别墅,他问能不能过来拜访我们?”陆灵看着手机上的信息说道。

派崔克皱起眉,他就知道她不该告诉菲尔,菲尔刚才在whatsapp群里兴奋地说他正带着缇安娜前往南海岸拜访前俱乐部主帅,也是未来最可能的国家队主帅——显然消息还没出去,毕竟,她两个小时前才做出决定。但是,现在,所有qpr一线队的球员都知道了。也许用不了太久,媒体们也会知道。好在下周他们就将离开这里,去往西西里。

“我们应该去沙滩上挖两个坑,然后把我们俩都埋起来。”派崔克闷闷道。

陆灵笑出了声。“我答应本了。至少他今晚不会住在这里。”

派崔克撇了撇嘴,“打赌吗?他如果知道菲尔今晚住在这里,他一定能想出一个怪异至极的理由让他自己今晚也能住在这里。”

“据他说,他的别墅离我们不到半英里。或许他”陆灵看着手机屏幕说道。

门铃声这时响了起来。

派崔克吹了口气。“我赌是本。”

“我赌是菲尔。”

派崔克抱住陆灵,没有理睬急促的门铃声,他在她耳畔暧昧问道:“缇娜,告诉我,如果我赢了怎么样?”

“整个假期我都听你的。”她毫不犹豫地回答,似乎对自己的下注无比有信心。

派崔克脸上露出了狡猾的笑容。陆灵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。他们一个奔向门铃,一个奔向门口。

全文完

关闭